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通心粉舰队”的覆灭  

2009-05-20 21:20:07|  分类: 战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0年7月18日,英国F部队由澳大利亚轻巡洋舰“悉尼”号和英国驱逐舰“哈沃克”号(HMS Havock)组成,4:30从亚历山大港启航,23:45穿过卡索(Kaso)海峡后,以18节的航速转为大致航向295,由于满月和改善了的可见度,两舰以之字形行进。“悉尼”号舰长科林斯(Collins)上校觉得给他的作战命令中所定的双重目标颇有些尴尬,他在19日早晨写道:“我正在克里特岛以北约40英里的向西的航线上,以执行支援D(2)和驱逐舰的命令。我接受的命令的第二个目标是摧毁雅典湾的敌方航运。但我决定应该留下支援驱逐舰直到8:00,那时他们应该已经清理完安提基特拉(Antikithera)海峡[注1],尽管这样会无法完满完成后一个目标了。”

  皇家澳大利亚海军“利安德”级改进型轻巡洋舰“悉尼”号。原英国海军“四轮敞蓬马车”号(HMS Phaedon)和“希腊月神”(HMS Phoebe)号,但从未在皇家海军服役过。该舰标准排水量7,290吨,满载9,275吨;四轴,72,000马力蒸汽轮机;31节;主装甲带102毫米,弹药室89-25毫米,甲板32-51毫米,炮塔25毫米。装备4座双联6寸(152毫米)50倍径 BL Mark XXIII型主炮,4门单装4寸(102毫米)炮,3座4联.50/62高射机枪,2座四联533毫米鱼雷发射管,1架“海象”水上飞机,1台弹射器。舰员570人。1941年11月19日,该舰在西澳鲨湾的一场本该一边倒的战斗中被德国辅助巡洋舰“鸬鹚”号击沉。

  与此同时,英国人一无所知的是,在海军中将F.卡萨尔迪(Casardi)的率领下,两艘意大利轻巡洋舰“黑条乔瓦尼”号(Giovanni dalle Bande Nere,旗舰)和“巴特罗梅奥·科雷奥尼”号(Bartolomeo Colleoni)[注2]已经于17日22:00从的黎波里出发,驶往爱琴海[注3]。整个18日,他们转向东,目标是德尔纳(Derna)以北30英里处,并于23:07到达。18日,意舰队转向北航行,19日7:00,转向准备通过安提基特拉海峡进入爱琴海[注3]。此时,尼科尔森(Nicolson)中校的驱逐舰支队正从东北东方向向他们驶来。

  19日7:22,北面来的第二艘英国驱逐舰“英雄”(HMS Hero)号在正前方发现两艘意大利巡洋舰,意大利人则在五分钟前就已经发现了英舰,并转向显然准备正面拦截,他们相对于“英雄”号的航向160,但卡萨尔迪将军从英舰队形怀疑他们是在掩护重型舰只,于约7:23转向左舷,并保持航向360。这一举措尽管谨慎,但却失去了用重炮给驱逐舰以重创的机会。

  7:22,发现敌人后,尼科尔森中校立即将其驱逐舰支队一起转向右舷,航向060,并加速,驱逐舰按照先前的命令以分队形式集中在“海佩里安”号(HMS Hyperion)周围。

  尼科尔森中校计算出9:00“悉尼”号将在010位置,离斯帕达角(Cape Spada,克里特岛卡纳湾Canae Bay的最西北端)53英里,他尽量缓缓地转向北,驶向这个位置。事实上,由于科林斯上校决定先留下支援驱逐舰,因此“悉尼”号的位置要近得多,7:33,“悉尼”号收到尼科尔森中校的发现敌舰报告(两艘敌巡洋舰,航向160,(相对本舰罗径)方位255,距离10英里),此时其位置是010,离斯帕达角40英里。“海佩里安”号也给出了自己的位置:340,离阿格里亚·格拉布萨岛(布萨Busa湾外,克里特岛的最西北端)近3英里。得此情报后,科林斯上校于7:40改变航向至240以靠近驱逐舰,但一分钟后收到“海佩里安”号的补充报告:“海佩里安”号航向060,而敌人为360,他于是下令转到190,并加到全速。

  此时(7:37),尼科尔森中校的驱逐舰队已经接战11分钟,一艘意大利巡洋舰于7:26向“海佩里安”号和“冬青”号(HMS Ilex)开火,“冬青”号开炮还击。发动机开足马力,7:35,驱逐舰航速达到31节,接着“海佩里安”号以其尾炮在最大射程开火,但很快停止,因为所有的弹着点都太近了。意舰的射击并不稳定,其齐射打近了,溅起红色,黄色和绿色的浪花,可能是因为使用了染色剂(identifier)。意大利方面的报告则称几乎看不见英驱逐舰,或因为薄雾,或因为斜射的阳光,后者方位070,高度角11。

  尽管距离迅速缩短,意大利巡洋舰不再迎头拦截英舰而改为向北。“机动以使(己舰)在敌人的舰炮射程的极限并避开可能的鱼雷攻击”。这个战术又使意军失去了利用优势火力的很好的机会。7:38,意舰方位270,距离11英里,7:40,“海佩里安”号命令其分队各舰停止射击,因为敌舰已出射程。5分钟后,意舰也停止了射击。

  7:47,意舰方位270,距离14英里,仍然向北行驶。为了取得有利态势和识别敌巡洋舰的舰级,英驱逐舰支队转为360航向。7:53,当意舰转向靠近后,英舰航向转回060。8:00,“海佩里安”号接到总司令的指令,要求“海佩里安”号前去与“悉尼”号会合,4分钟后,航向转为030,此时敌舰方位265,距离17英里,航向090。8:05,各舰情况都通过信号发给“悉尼”号,1分钟后,航向转为060,此时看见一艘希腊汽船调头向北迅速驶离。

  为了继续向北,驱逐舰的航向于8:14改为040,8:21改为030,8:25,意舰再度开火,但弹着仍然近且凌乱。5分钟后,意舰停火并准备转向南行驶。

  这是由于“悉尼”号的突然到来。尼科尔森中校一直在向其报告己舰和意舰的情况,另一方面,科林斯上校也小心地保持无线电静默以免暴露行踪(“我意识到我正置尼科尔森中校于困境并冒一定的风险:在接受其敌情报告时却没有通过无线电告诉他“悉尼”号的位置,航向和航速。但我已决心充分利用这种突然性……我意识到如果我发出一个无线电信号,敌人就会知道附近有新的对方兵力从而从海峡逃走”)。他完全做到了这一点。8:00,“悉尼”号改变航向至150,稍后,总司令的命令到了,要求驱逐舰与“悉尼”号会合,并由后者提供支援。

  8:15,进一步改变航向至160,8:20,至120;8:26,意舰航向090,被观察到的方位188,距离23,000码,右舷前方约20度。3分钟后,“悉尼”号在20,000码距离向“黑条乔瓦尼”号开火。

  在“海佩里安”号的左舷可以看到炮口焰,8:32,看见“悉尼”号和“哈沃克”号方位290,距离10英里——令人振奋!此时航向020的尼科尔森中校马上改变航向,先是240,然后260,并通知支队以纵队前进(从7:47到8:32,驱逐舰支队所有的航向改变均通过“白色”信号旗,即领舰并行,其余的逐一跟进)。意大利巡洋舰,此时距离17,400码,正加足马力向东南疾驶,并放出浓重黑烟。8:36,“海佩里安”号转向170,以占据舰艏方向的有利的鱼雷发射阵位。

  当“悉尼”号于8:29向“黑条乔瓦尼”号开火时,大出意大利人意料之外。他们此时正在与另一舷侧的英国驱逐舰交战,直到“悉尼”号的齐射才知道其存在。很低的薄雾部分遮住了新出现的英舰,意大利人以为是两艘巡洋舰。卡萨尔迪将军立即改变航向40度,直至约115,8:32,意舰进行还击,集中对准“悉尼”号的炮口焰,这是他们唯一能够看到的。意舰的齐射先是近弹,然后过了,偶尔是跨射。

  “悉尼”号继续向东南航行,以会合驱逐舰支队,同时靠近敌舰。8:35,其射击取得效果(后来得知“黑条乔瓦尼”号被一发6寸炮弹击中——穿过最前面的烟囱在飞机弹射装置的后部爆炸,造成死4人,伤4人),敌舰施放烟雾逃走。

  3分钟后,8:38,尼科尔森中校的驱逐舰支队驶入“悉尼”号左舷前方,距离约6英里,航向170。此时,各驱逐舰在极限射程集火射击左手侧的敌巡洋舰,但5分钟后停止,因为所有的弹着都近了。“哈沃克”号也迅速加入了尼科尔森中校的驱逐舰支队,8:41,科林斯上校命令驱逐舰——“靠近并以鱼雷攻击敌人”,但当指令抵达时(8:44),意舰于8:40突然急剧改变航向至西南使这个命令变为不可能,尼科尔森中校于是命令各舰一起改变航向至215,并成一字队形(方位350),全速追击。“悉尼”号也于8:45转向215,该机动使其位于驱逐舰的舷侧,从这时起,战斗完全成了追逐。

  直到这时,科林斯上校才肯定无误地识别出对手的舰级,发现他们并非8寸炮的战舰时“松了一口气”。他“很高兴”敌舰早早地就施放烟雾,表明他们已经在考虑逃避的战术。

  大约8:46,“悉尼”号的第一个目标已经被烟雾笼罩而不可见,于是转移炮火攻击后面的巡洋舰(“巴特罗梅奥·科雷奥尼”号),该敌舰方位203,距离18,000码,遭到A和B炮塔的火炮的射击。驱逐舰支队也在最大射程上射击了几分钟。8:51,敌舰向左舷改变航向,“悉尼”号打开A探照灯发现了意舰的举动,但两分钟后,意舰放出大量的烟雾,并改向右舷,连续达16分度(point)(当时这些机动的目的引起了猜测,但卡萨尔迪将军的报告称只是“为了减低敌人炮火的效果”)。“悉尼”号于8:56发现敌舰航向保持230后,继续向西南方向追击。

  9:01,有一分钟时间,“悉尼”号停止了射击,又把目标对准了“黑条乔瓦尼”号。9:08,“黑条乔瓦尼”号又被烟雾所罩而不可见,“悉尼”号的炮火转回此时方位210距离18,500码的“科雷奥尼”号。9:15,“悉尼”号向右舷改变航向30以打开A探照灯,马上发现其炮火已经造成了可观的效果,9:19,距离缩短至17,500码,“悉尼”号也遭到准确的射击,9:21被击中唯一的一弹。炮弹打中前烟囱,在基座穿了一个3英尺宽的洞,使三艘小艇和一些设备造成轻微损坏,人员仅一人轻伤。

  在追逐中,英国驱逐舰以32节的高速全力试图缩短距离,但直到9:18,“科雷奥尼”号的距离才缩短到17,000码,并进一步迅速缩短。

  9:23,发现“科雷奥尼”号停下了,显然无法行动了[注4],位置大约在斯帕达角东北东5英里。幸存者事后说,他被一发炮弹击中发动机或是锅炉舱,电气机械系统瘫痪,包括炮塔动力扬弹机和转向机构。所有灯都熄灭了,在弹药库的水兵只能借助火柴和打火机才得以逃出来!“黑条乔瓦尼”号在短暂地转向受伤的同伴后,丢下他,高速向南驶离,以约一英里的距离绕过阿格里亚·格拉布萨岛,“悉尼”号则紧追不舍,留下驱逐舰群去结果“科雷奥尼”号。

  尼科尔森中校改变航向至240,并在14,500码距离,以整个支队集火射击“科雷奥尼”号。9:30,距离缩到5,000码,“科雷奥尼”号沉默地漂浮着,有几分钟,他被连续不断地击中,主要是在舰桥下,舰的指控已经失去,一些弹药已经起火。整个舰桥迅速被火吞噬,但他仍然漂浮着,9:33,“悉尼”号来了信号,只有一个词——“鱼雷攻击”。在命令“英雄”号的比格斯(Biggs)中校指挥其他驱逐舰跟随“悉尼”号后,尼科尔森中校率领座舰“海佩里安”号和“冬青”号冲向他们的猎物。此时,“科雷奥尼”号的舯部已经起火,后桅上的国旗已经不见了,被打掉了,也可能先前这儿中了一弹发生了大爆炸。

  除“冬青”号外,所有参战的英国驱逐舰均属H级舰队驱逐舰,上面是“英雄”号(H99),该级舰排水量1,360吨,装备4门单装4.7寸(120毫米)主炮,8具鱼雷发射管及深弹投放装置,航速35节,舰员138人。

  9:35,在1,400码距离,“海佩里安”号和“冬青”号分别射出4枚和2枚鱼雷,“冬青”号的一枚鱼雷打中了“科雷奥尼”号的前部,炸掉了约100英尺长的舰首和飞机。“海佩里安”号的鱼雷由于散布太大,两枚从舰首外,两枚从舰尾外穿过,冲上阿格里亚·格拉布萨岛的海滩爆炸。

  “海佩里安”号进一步靠近,发现“科雷奥尼”号多少已经被放弃,但并没有沉没也没有燃起大火,尼科尔森中校在“海佩里安”号的右舷观察平行的“科雷奥尼”号是否有什么还值得射击。但仅两分钟后,“科雷奥尼”号前部上层建筑就燃起大火,接着是一次爆炸,浓烟中整个舰桥被炸飞。

  “海佩里安”号接着在近距离射出另一条鱼雷,9:52击中这艘命运已定的巡洋舰的舯部,7分钟后,“科雷奥尼”号倾覆,底朝天地沉没于029位置,离阿格里亚·格拉布萨岛近4.5英里。

  “海佩里安”号和“冬青”号立即着手营救幸存者,“哈沃克”号也加入进来。该舰由于距离太远而没能识读出比格斯中校要求与其会合的信号,显然也错过了科林斯上校于9:43给尼科尔森中校的信号要求只留下一艘驱逐舰结果“科雷奥尼”号其他舰跟随“悉尼”号的信号。根据幸存者的叙述,“科雷奥尼”号的舰员在舰刚失去动力后就开始跳入海中,当“冬青”号的鱼雷击中时许多人已经在水里了。“科雷奥尼”号的前部遭受了许多伤亡,在上甲板和舰桥周围,包括其舰长受重伤(7月23日,翁贝托·诺瓦罗Umberto Novaro上校在亚历山大港的医院船“缅因”号Maine上因伤重死亡,英军以军礼下葬)。好象没有放下救生艇或筏,但每个人都有救生圈。

  意大利人对英舰的炮火的高发射速度和准确性印象深刻,还有英国指挥官的战术上的技高一筹。一些战俘甚至坚称英舰的火炮口径是超过6寸的。在营救幸存者时,英国驱逐舰收到科林斯上校的几个指令,要求尽快去与“悉尼”号会合,但直到10:24,“海佩里安”号和“冬青”号才高速驶向“悉尼”号(托维Tovey海军中将后来评价“所有驱逐舰没有能够毫无拖延地继续追击第二艘敌巡洋舰,这是个不幸而严重的错误。”——这与舰队总司令的意见不谋而合),留下“哈沃克”号继续营救幸存者。“冬青”号上搭载了约230名意大利俘虏,大部分人没有衣服,并有58名伤员,其中25人伤势严重,3人当天夜里死亡。11:38,“哈沃克”号发信号告诉“悉尼”号,幸存者称意大利巡洋舰当天早晨计划与强大的支援部队会合。这并没有让科林斯上校感到惊讶,8:45起——从“黑条乔瓦尼”号选择向南撤退而不是更容易的向西以及稍后丢弃“科雷奥尼”号的举动,——他就怀疑意大利人是在将他引向更强大的舰队方向。然而,从意大利方面得不到有关这样的支援舰队的计划的证实。

  12:37,当“哈沃克”号救起约260名幸存者后,发现了6架意大利“萨伏亚”轰炸机,从南飞近,受到攻击威胁的“哈沃克”号被迫放弃了人道行动,全速驶回亚历山大港[注5]。

  总共630名意大利舰员中有525人被三艘驱逐舰所救,随后从雅典的海军武官处得知,另有7人在漂游26到42小时后,在克里特岛外获救。与此同时,“黑条乔瓦尼”号,从蓬迪科·尼西(Pondiko Nisi)岛和克里特本岛之间穿过后,9:42时方位192,距离“悉尼”号20,000码。

  9:50,意大利巡洋舰第二次被击中,一发炮弹穿透了尾侧甲板,在一个隔舱爆炸,造成4死12伤。由于A和B炮塔弹药所剩不多,“悉尼”号停止了射击。“黑条乔瓦尼”号则继续以尾炮回击,弹着点始终离“悉尼”号尾甲板约300码左右。9:55,科林斯上校再次发出信号,命令尼科尔森中校结果“科雷奥尼”号并与“悉尼”号会合,三分钟后,“悉尼”号再度开火,距离还是20,000码,但10:11,又停止了射击。此时,距离在拉大,目标的可见度和弹着点观察更加困难。10:22,最后两次齐射,距离21,000码,已经无法观察到。地中海的薄雾混合着意大利人放的烟雾,已经使定位成为不可能。此时,“悉尼”号的A炮塔的每门炮只剩下4发炮弹,B炮塔每炮只有一发C.P.B.C.弹(普通被帽尖弹?)。稍后,11英里外,“黑条乔瓦尼”号消失在雾中,速度32节,航向200。“英雄”号和“急速”号(HMS Hasty)已经渐渐跑到“悉尼”号的前面,继续以31节进行追击,并间隔地进行测距齐射,希望频繁改变航向的意舰能够进入射程,但都打近了。10:20,“英雄”号向“悉尼”号发出信号:“遗憾,我抓不到她”,8分钟后,按照科林斯上校的指令,“英雄”号和“急速”号调头驶向“悉尼”号,为后者提供近距离屏护。10:37,科林斯上校不情愿地放弃了追击,改航向150回亚历山大港,速度降为25节,以便“海佩里安”号和“冬青”号赶上。最后一次看到“黑条乔瓦尼”号是在10:44,由“英雄”号——水平线上的一个黑点,方位177,距离15英里[注6]。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