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瓮中之鳖”  

2009-05-26 10:13:29|  分类: 柏林战役的血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24日,柏林电台:苏军已经控制了柏林市区的四分之一

经历了4月22日—23日巷战的考验,朱可夫终于冷静了下来。在其回忆录《回忆与思考》中,他谈到了柏林巷战的中心任务:“柏林巷战的中心任务,在于不让敌人有可能把他们的兵力集中起来形成拳头,而要把他们的守备部队分割在各个单独的基点上,并迅速消灭”。完成这个中心任务的关键点在于分割德国人的防守部队,朱可夫此时意识到以往苏军分割敌军的主要手段是大坦克兵团的纵深突击,但这一招在柏林的巷战中效果则完全相反。先不要说柏林是一座大城市,面积巨大,高层建筑众多,坦克部队的观察、指挥、协同均受到极大影响。光是先前的美英轰炸机和后来的苏军重炮,炸成的大大小小的弹坑和废墟,就可以使以机动作战见长的坦克的机动性极度降低,失去机动力的坦克的战斗力至少要下降一半以上,充其量只能起到伴随火炮的作用。笔者至今仍不很明白朱可夫元帅为什么会犯如此的兵家大忌,把大量坦克在缺少掩护的情况下贸然投入巷战。惟一较为合理的解释大概就是在泽劳高地前的停滞,使这位帅受到了斯大林的严厉指责,在急于建功的思想支配下,朱可夫命令坦克部队仓促进入柏林以分割柏林守军。遭受了当头一棒的朱可夫终于冷静下来,他毕竟是一位优秀的统帅,立即指示部队改变战术,稳扎稳打,一口一口地啃德国人的阵地。根据崔可夫的回忆,4月22日—23日后,苏军的柏林巷战转入了以强击支队和强击群为主要方式的新阶段。

“瓮中之鳖” - 老曼施坦因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曼帅的博客

4月25日,在易北河托尔高地域,乌克兰第1方面军所属近卫第58师的步兵与美国第1集团军步兵第69师的巡逻队会师。在反对共同敌人的斗争中联合起来的两个盟国的军人对相遇以握手和拥抱表示庆祝——尽管很快他们之间又将不共戴天。

“瓮中之鳖” - 老曼施坦因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曼帅的博客

正在学习使用火箭筒的“国民突击队”队员,这种武器更需要的是视死如归的勇气。二战后期盟军士兵常惊恐于他们正在同手拿武器的孩子和老人作战

这一天,在德军阵营中又发生了些有意思的事。在城市外围作战中与部队失散的第56装甲军军长魏德林炮兵上将总算到了还未被苏军控制的柏林郊区,拨通了一台公用电话。从电话的那一头却传来了令他震惊的消息:德国元首阿道夫 希特勒已经下达了逮捕他的命令,罪名是临阵脱逃。现年54岁,在德国军队中服务了34年的魏德林此刻大概是百感交集。在他以炮兵团长的身份开始了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历史,1942年1月1日,魏德林开始接管第86步兵师,带领这支部队在莫斯科城下应付苏军凌厉的冬季大反攻,一个月后晋升为陆军少将。从1943年到1944年他陆续晋升为中将、炮兵上将,并开始指挥装甲军。1945年4月10日,具有丰富东线战争经验的魏德林被任命为第56装甲军军长,他的军被集结在布赛第9集团军和曼陀菲尔第3装甲集团军背后,充当预备队。1945年4月12、13日夜间,第56装甲军被编入第9集团军——在苏军兵临帝国首都的时候,大概很少有人还会记得德国第9集团军和第56装甲军(1942年3月前称为第56摩托化军)曾经兵临莫斯科的往事(参见《东线》第3、4卷)。

就在这天,失踪多日的魏德林来到柏林,并打了那个倒霉的电话。而他的装甲军一部分此时正在柏林向东南方的施普雷河一线撤退中。在党卫军“诺尔兰德”第11装甲步兵师(该师是在4月18日夜间从第3装甲集团军调来的,是一支由北欧各民族“志愿军”组成部队)掩护下,魏德林的残兵败将渡过施普雷河,退入了柏林南郊和东郊。这项任务由“明赫贝格”装甲师的师长沃纳 穆默特少将指挥。在德军撤退道路两侧的树木和电线杆上,吊着不少被处决的逃兵,而负责这项任务的各种党卫军特遣队和战地法庭则在混乱不堪的战场上到处晃悠,有时就把绞索装在箱子里。穆默特据说很不欢迎这种党卫军战地法庭,并扬言要对其格杀无论。不过话也说回来,除了党卫军以外,德国陆军的第3军区(驻柏林)也成立了类似的法庭,其任务同样是以最快的速度处决逃兵和意志动摇者。不过对于想开小差的人来说,陆军和党卫军的战地法庭和海军的相比,还是很人道的。邓尼茨毫不含糊的用处决维持着德国海军的反动传统。

而魏德林暂时管不了这么多,他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洗脱自己。为此他直接跑到了总理府。希特勒看来对魏德林的辩解非常满意,甚至还决定委任他为柏林城防司令。据说这项命令是由陆军总参谋长克莱勃斯向魏德林宣布的,而炮兵上将却并没有因此而欢欣鼓舞,却悲哀的回答说:“与其让我接受这项任命,倒不如先枪毙我”。魏德林此刻大概非常羡慕他的前任——雷曼将军。希特勒决定亲自接管柏林防区后,又据说突发奇想任命了一个只有27岁的中校贝伦芬戈尔担任城防司令,而在11个小时后又撤销了这道任命。不过此人还是被希特勒提拔为将军,负责柏林A、B防区。据说他在柏林战役最后的时刻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了12辆(!?)“虎王”或者“虎”式1型坦克(“明赫贝格”装甲师拥有后一种装备)。不过这个傲慢自大的年轻人为此付出的代价很惨重:他最终沦为红军的战俘,而且一去不返。

不管魏德林乐意与否,他也只能接受元首的这项任命。不然的话,枪毙也只能是最佳的结果,搞不好还会被送到盖世太保,剥掉衣服,抽掉裤腰带,脖子上套上钢琴弦之类的玩艺。1944年720事件的几个主谋就是用类似的办法处决的,据说过程还被拍成了纪录片,在军队中放映过。而魏德林即便没有看过这部纪录片,对其间细节大概也会有所耳闻。于是他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把司令部搬进了班德勒大街,在那里指挥德国首都的最后防御战。 

这一天,苏军的进攻行动像正在收拢的绞索,在柏林市的周围越拉越紧。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近卫第8集团军、突击第5集团军、突击第3集团军、第28集团军等部已经从西南、西、北、南方向深入市区,进展最快的近卫第8集团军近卫第8集团军部队,在市区南部与乌克兰第1方面军的部队在舍纳威德机场和特尔托夫运河会师。至此,柏林一带的德军被分割成两个部分:柏林集团和法兰克福—古本集团;德军在柏林东南作战的第9集团军和坦克第4集团军各一部组成的强大的古本集团,已被苏联两个更强大的方面军合围。同时,该近卫第8集团军将进攻方向由南转向西北,与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一起向市中心突击。在柏林城外,第47集团军和近卫第2坦克集团军则从城北绕过市区后开始转向南下,即将与乌克兰第1方面军近卫第3坦克军北上的部队会师。科涅夫的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以主力关注法兰克福—古本集团外,坦克第3集团军也开始以一部兵力从柏林以东北上合围柏林,集团军主力从柏林市的南郊杀入市区。

傍晚,柏林通向外部的最后一条主要公路被苏军切断。

“瓮中之鳖” - 老曼施坦因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曼帅的博客

在拥挤的公路上艰难行进的苏军坦克部队

“瓮中之鳖” - 老曼施坦因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曼帅的博客

来自“国民突击队”的抵抗更为猛烈

 

4月25日,柏林电台:苏联军队即将完全切断通往西方的道路

刚刚上任的柏林城防司令魏德林,对属下部队的实力没有也无法进行准确统计,就匆匆忙忙的开始部署最后的战斗。他所防御的首都加上郊区,面积为325平方公里。全城居民此前疏散了150多万,但仍有300万人留下。城内本来有足够30天之用的粮食和弹药储备,但由于害怕在空袭中毁于一旦,大都被分散到了郊区和城镇,而这些地方正逐渐落入红军之手。一些逃跑的指挥官还炸毁了弹药库,使得城里的供应形势更加不利。此外,魏德林对于原城防司令雷曼将全城划分为9个防区也颇有些不满,因为这些防区甚至还没有配备好司令部。为此,他用自己带来的部队对城防进行了重新加固,大量国民突击队和独立部队则负责配合主力师团。

在柏林以南,乌克兰第1方面军所属雷巴尔科将军的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在马林多夫区与崔可夫的近卫第8集团军左翼会师,加强有卢钦斯基第28集团军3个师的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肃清了柏林西南郊的敌人,正在进行争夺施马尔根多夫的战斗。由于协同方面出现了问题,雷巴尔科的坦克兵遭到了苏军自己的航空兵的攻击而受到了损失。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苏军大本营下达了训令,确定了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与乌克兰第1方面军的战斗分界线,这条分界线由腾瓦尔德通过马林多夫、腾珀尔霍夫直到波茨坦车站,线上各点均由乌克兰第1方面负责攻击。

在4月25日日终时分,从柏林以东北南下的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第47集团军和近卫坦克第2集团军的部队与乌克兰第1方面军近卫第3坦克军,在柏林以东的凯特坎地区会师,柏林市已经完全陷入了苏军的包围。但在市区的战斗中,尽管配属了步兵部队并根据斯大林格勒等城市作战经验组织了强击群,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在野战中所向披靡的IS-2坦克和T-34/85坦克,在城市作战中还是暴露出了以装甲部队攻城时的巨大缺陷:坦克手们把床垫等东西挂在炮塔周围来提前诱爆“铁拳”,这确实对保护坦克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根据苏军的统计数字,柏林战役中毁伤坦克的80%是因为炮塔被命中,而所有毁伤的坦克中,70%是遭到了“铁拳”的致命一击!对火箭弹提前诱爆后在装甲表面形成的小坑,苏军坦克手们往往叫做“女巫之吻”。由于很多坦克手把IS-2炮塔上的机枪拆掉了,这给他们对付对于3层以上楼房里隐藏的德军带来了很大麻烦。为了保证向市区挺进的速度,朱可夫将方面军预备队,戈尔巴托夫将军的第3集团军沿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的路线投入交战。

此时,在魏德林麾下进行巷战的德军,主力战斗部队和部署情况如下:

“明赫贝格”装甲师负责柏林市区东部第1、2防区(或者叫A、B防区),主要敌人是苏军第5突击集团军。“明赫贝格”装甲师在1945年3月5日开始组建,3月8日在明赫贝格地区建成,一度被称为“明赫贝格”装甲旅。在柏林战役开始时,“明赫贝格” 装甲师的“战斗力量”为1986人,总兵力为6000人。拥有1辆三号坦克、2辆四号坦克、21辆“黑豹”、10辆“虎”、1辆四号长身管、1辆四号坦克歼击车。在该师短暂的历史上,只有一个师长,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那位很有个性的沃纳?穆默特少将。

“明赫贝格”装甲师战斗序列:

“库默斯多夫”坦克营

“明赫贝格”坦克营

“明赫贝格”炮兵团

“明赫贝格”装甲步兵团(第1、2营)

“明赫贝格”装甲侦察营

第682坦克歼击营

第301陆军摩托化高射炮营

“明赫贝格”摩托化装甲工兵营

党卫军“诺尔兰德”第11装甲步兵师负责东南部第3防区,对抗苏军第8近卫集团军和第1近卫坦克集团军等部队。该师在1944年12月有9000人,1945年4月13日装甲兵力包括第11党卫军坦克营(装备四号长身管10辆、三号强击火炮22辆),以及配属的党卫军第503重型坦克营(10辆重型坦克、7辆四号自行高炮),总计42辆坦克强击火炮,7辆自行高炮,其它类型的自行火炮不在统计之列。到了4月26日,据说只剩下8辆“虎王”坦克和强击火炮还可以使用。该师原师长旅队长齐格勒在此前的战斗中已经被苏联人打得丧魂落魄,魏德林便把他撤了职,并在4月25日指帕克鲁肯贝格古斯塔夫旅队长指挥“诺尔兰德”师。而倒霉的齐格勒最终在突围时被红军的炮弹炸死。新师长克鲁肯贝格在把司令部设在施塔特密特车站后,也差点成为了苏联炮弹的牺牲品:在4月27日,车站被从中间炸开了花,“诺尔兰德”师司令部有4人被炸死,15人被炸伤。而且克鲁肯贝格也同样不能对他的所有部下实施有效指挥,因为很多部队在进入市区时已经被分割包围,其中“挪威”和“丹麦”团以及党卫军第11工兵营的部分兵力部署在斯普雷河的桥梁附近,希特勒青年团在那里也有一些兵力。“查理曼”师的法国党卫军,也伴随该师在市中心一带布防。

“诺尔兰德”师战斗序列:

党卫军第23“挪威”装甲步兵团

党卫军第24“丹麦”装甲步兵团

党卫军第11歼击团

党卫军第11“冯?萨尔扎”坦克营

党卫军第11坦克歼击营

党卫军第11装甲炮兵团

党卫军第11高射炮营

党卫军第521火箭炮营

党卫军第11装甲侦察营

党卫军第11装甲通信营

党卫军第11装甲工兵营

德国空军第9伞兵歼击师负责防守柏林北部的第7、8防区,对抗红军第3突击集团军。这个师在4月8日有11800人(一说临战时12000人),4月15日统计的“战斗力量”为6758人。而在4月13日,其所属的第9伞兵坦克歼击营只有8辆“追猎者”。柏林战役开始时,师长为勃劳尔将军,4月19日为赫尔曼上校所取代。

第9伞兵歼击师战斗序列:

第25伞兵歼击团(3个营,迫击炮连,坦克歼击连,工兵连,自行高射炮排)

第26伞兵歼击团(3个营,迫击炮连,坦克歼击连,工兵连,自行高射炮排)

第27伞兵歼击团(3个营,迫击炮连,坦克歼击连,工兵连,自行高射炮排)

第9伞兵高射炮营

第9伞兵炮兵团(3个营)

第9伞兵坦克歼击营(3个连)

第9伞兵通信营

在柏林西南第5防区,部署了第20装甲步兵师,对付苏军第3近卫坦克集团军和第28集团军。该师4月15日“战斗力量”为4848人,总兵力8000人。4月13日第8坦克营有四号坦克15辆、四号长身管16辆、四号自行高射炮3辆。师长为朔勒泽少将。

第20装甲步兵师战斗序列:

第76装甲步兵团(3个营,坦克歼击排,摩托车排,通信排,工兵排,摩托化步兵炮连,摩托化机枪连)

第90装甲步兵团(3个营,坦克歼击排,摩托车排,通信排,工兵排,摩托化步兵炮连,摩托化机枪连)

第120装甲侦察营(轻型装甲车连,3个摩托车连,1个火力连)

第20坦克歼击营(3个自行反坦克炮连,1个自行高射炮连)

第8坦克营(3个强击火炮连)

第20炮兵团(3个营,1个营3个摩托化炮兵连)

第20工兵营(3个连)

第20通信营

实力最强的第18装甲步兵师是魏德林的预备队。3月份这个师曾经在东普鲁士被解散过,3月21日在维斯瓦河地区重建,主要兵力来自荷尔斯坦因装甲师和斯库恩森装甲师等部队。第18装甲步兵师在柏林战役开始时是陆军总部预备队,部署在屈斯特林以西的埃伯斯瓦尔德地区。师长是约瑟夫?鲁屈少将(1945年1月1日开始担任该职务)。根据 4月13日统计,该师连同配属的“东海”坦克训练队在内,有四号坦克26辆,追猎者19辆,黑豹2辆,四号坦克歼击车2辆。但在战斗中,该师的损失也不轻微,其第18炮兵团第3营在4月20日明赫贝格附近对抗红军坦克冲击的战斗中,有8名军官和163名士兵被打死,全部火炮都被摧毁。

1945年第18装甲步兵师战斗序列:

“斯库恩森”坦克营

第30装甲步兵团(2个步兵营)

第51装甲步兵团(2个步兵营)

第118装甲侦察营(轻型装甲车连,3个摩托车连,1个火力连)

第18坦克歼击营(3个自行反坦克炮连)

第18炮兵团(3个炮兵营)

第18工兵营(3个摩托化工兵连)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