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美日空军第一次沈阳航空作战始末  

2009-06-17 12:44:43|  分类: 日本书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4年12月7日,驻守于中国四川省成都的第20轰炸机指挥部第58重轰炸机联队辖下的4个轰炸大队派出108架B-29超级空中堡垒式轰炸机对位于伪满洲的重要工业重镇奉天(即沈阳),进行了首次的空袭行动。在这次的轰炸任务中,美军的主要轰炸目标为伪满洲飞机株式会社。除此之外,也以B-29轰炸的威力,展现给战俘营内的盟军战俘们看,以振奋盟军战俘的士气。过去,B-29对伪满洲实施编队轰炸任务时,一般都没有遭遇到日本陆军航空队猛烈的抵抗,因为当时,关东军与关内支那派遣军存在情报交换的问题,外加日军并无妥善部署,使得日军在伪满鲜有拦截B-29的战斗纪录,也使得过去B-29能够多次如入无人之地。不过由于B-29始终是一大威胁,随着日军对当地防空力量的调整,以及日本陆军航空队也渴望获得战绩以振奋日满两军士气,终于爆发了自美机群空袭伪满以来最大的拦截作战。这场空战中,除了美国陆军航空队与日本陆军航空队参与外,日本所培植的伪满陆军航空队也以“第三国”身份参与了拦截B-29的空战,可说是史无前例。

  ⊙ 日军作战准备

  1944年8月下旬,预定装备四式战斗机的飞行第104战队,在山口县小月基地的飞行第4战队内完成编组。然而,编组时的人员,仅补充了编制人额的三分之一,而且还未装备一架飞机。尽管飞行第104战队以操纵日本陆军航空队新锐战斗机为必要之条件,但是真正接受四式战斗机训练者,仅有6名飞行员与1名维修军官。其中,维修军官的数量实在是不够,大大地影响飞行第104战队的作战能力。而六名飞行员中,只有战队长泷山和少佐以下三人被评定为“高水平”者,也就是说飞行训练仍然有待加强。随后,飞行第104战队奉命于1944年8月底移驻伪满洲,战队长泷山于是在8月26日独自驾驶一架一式战斗机飞往伪满“首都”新京,而整备队主力则留在日本国内一个月,以便学习四式战斗机的维修工作。不过,对于四式战斗机充满期望的第2航空军司令官板花义一中将在看到此情况后,感到惊讶不已,于是命令飞行第104战队前往奉天从事训练工作。

  为了支持飞行第104战队完成整编,第2航空军由全满境内调集一式战斗机与二式单座战斗机支持飞行第104战队实施补给,并配属人数约30人的流动训练班,来充实战队作战能力。随后,战队便以实施二式单座战斗机的加强教育与提升技术的训练为主。到了9月8日,飞行第104战队已经拥有二式战斗机10架。泷山战队长于9月8日的鞍山空袭中,亲自率领两架二式战斗机参与了拦截B-29的空中作战。为了加强飞行第104战队之作战能力,第二航空军还自伪满陆军航空队内遴选优秀之飞行员,然后再从伪满教育飞行团中抽选战斗机飞行员,配属于飞行第104战队。9月份,配属于飞行第104战队的伪满飞行员共计有宾川上尉等6名,还有修护员盐饱中尉等12名。这些伪满军人立即变成了日本陆军的预备役军人,而自教育飞行团选出的成员,则于11月编入战队。

  进驻奉天的飞行第104战队于9月底移防到了深井子,然后于10月底移防到了奉集堡。此时,在日本本土接受四式战斗机维修训练的整备队主力完训归队,也另外补给了2架该战斗机。得到了四式战斗机之后,战队立即展开了相关的加强训练,然后派遣训练完成者至宇都宫接运四式战斗机。此时,接受四式战斗机训练的飞行员与维修员对此款战斗机之性能均有信心。随后,飞行第104战队实力大幅增强,于1944年11月完成了第二次编成。战队本部,第1中队与第2中队,将计划改编为全部装备四式战斗机之作战部队,而第3中队则为程度较低者的训练中队。飞行员状况则是飞行纪录一千小时以上者15名,五百小时者8到10名,五百小时以下者约20名,合计约45名飞行员。此时,长期担任满洲防空作战的飞行第70战队,为了防范由马里亚纳群岛起飞之B-29对日本本土之空袭行动,决定将飞行第70战队调回国内归建,于11月6日离开鞍山,向柏(东京附近)移动。飞行第104战队于11月底完成编成后,纳入了独立第15飞行团的指挥之下,取代飞行第70战队成为了飞行团作战主力。

  除了以上的战斗部队外,伪满陆军航空队在新京及安东各配置了一个飞行队,而独立飞行第81中队所属的百式司令部侦察机,为了改装为高空战斗机用来防卫B-29,也开始进行装备37毫米炮的作业。

  ⊙ 防空战斗的构想与训练

  11月上旬,独立第15飞行团长土生秀治少将集合其辖下各部队长于鞍山,以兵棋演习研究防空计划。经过了研究之后,土生飞行团长决定将防空地区扩大至鞍山、本溪湖、抚顺与奉天,并且将防空要地划定为鞍山及奉天各外围30公里以内地区。除此之外,也限定防护目标,并为了确保战斗机队行动之弹性与扩大其行动范围,而扩大了各部队的行动范围。除了整顿所需之通讯与情报组织外,将飞行训练的重点置于熟悉高空飞行与对轰炸机的战斗,目标则限定为B-29。为此,还设置了B-29实体大的模型,以提供飞行员演练对该目标之打击。除此之外,飞行部队也与高射炮部队展开协议,但是高度7000英尺到10000英尺的高空,实非地面防空炮火所能及,所以未实施任何协议。

  飞行第104战队所实施的对付B-29训练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在结束各种训练着陆前,必定对设置于地面的B-29模型目标,以俯角20到30度,从高度1000米冲入,实施射击训练。第二阶段的训练为利用空中相互目标,前上方以10到20度,直上方以60到90度实施冲入训练,结果在进行训练时,两名飞行员在实行直上方训练与一名飞行员在执行前上方训练时丧身。第三阶段为利用试飞及换装发动机后之飞行时间,以非训练油料实行高空飞行训练。第四阶段,则是为了实际体验对高速目标的射击,对高速飞行的飞机地面投影实施射击训练,但是由于无法同时执行前方与正上方的射击训练,而且鉴定困难,而未实施此一训练。另外,对俯角小的后正方与侧方攻击,由于考虑到会被击中,因而在战队遭到禁止,所以也并未执行。

  除了飞行第104战队之外,还有装备川崎公司生产之二式双座战斗机的独立飞行第25中队。二式双座战斗机也是一款相当适合用于拦截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尤其是这款飞机的爬升力,实在是日本陆军航空队一款最佳对抗B-29的武器之一。用于对抗B-29的二式双座战斗机以丙型为主,在日本本土与满洲的防空作战中,日本陆军航空队都广泛的使用。装备百式司令部侦察机的独立飞行第81中队也改装了若干侦察机为战斗拦截机企图以百式司令部侦察机的高空与速度优势,杀个B-29措手不及。除此之外,以伪满陆军航空队日籍飞行员为主组成的兰花特别攻击队,也将代表伪满帝国的军事力量,取得这场前所未有的空战经验。

  ⊙ 首度出击奉天

  11月27日,驻守于中缅印战区的第20轰炸机指挥部第58重轰炸机联队派出47架B-29轰炸机对泰国曼谷外围的铁路与桥梁进行了训练轰炸任务之后,便将目标转向了日本的飞机生产工业。指挥官李梅本来是希望能够轰炸日本九州岛大村的,但是随后又传来了天候不佳的消息,因此李梅在12月6日请示美英参谋首长联席会对奉天进行攻击,轰炸满洲飞机株氏会社,同时,也以B-29对日本统治下的满洲进行轰炸,来振奋奉天战俘营内的盟军信心。12月7日,也就是B-29准备起飞出发以前,美英参谋首长联席会通知李梅任务批准,他立即下令出击。位于奉天的满洲飞机株式会社是属于中规模的工厂,主要生产高级教练机,李梅于是将奉天订为1944年12月与1945年1月的主要轰炸目标。

  1944年12月7日的轰炸为第58重轰炸机联队抵达中缅印战区作战之后的第19次轰炸任务,其辖下的4个轰炸机大队由中国四川省成都分批起飞。第40轰炸机大队派出27架B-29由成都的新津基地起飞,第444大队29架由广汉起飞,第462大队的25架由琼莱起飞,而第468大队31架则由彭山出发。这次,第58重轰炸机联队共派出了108架B-29轰炸机混编轰炸奉天,规模不小,可见李梅对于满洲之日军目标相当重视。各大队之飞机起飞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问题,不过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而已。

  当B-29由成都起飞之后,朝满洲飞行之际,独立第15飞行团已经屡次由中国派遣军方面得到了目睹B-29编队飞行的情报,得知B-29通过沙河附近朝东北前进之中,还有B-29通过济南西方东北朝满洲方向进发的消息。土生飞行团长于是命令各部队,根据最后的情报,在早上8点半下了出动命令。飞行第104战队泷山战队长一接获命令后,便招集了所属人员于战斗指挥所前,从原来指定参与特攻任务之几名志愿人员选出来后,组织了菊水攻击队,并且下达了有关拦截的作战指令。这对日军防空战斗指挥而言,是一种罕见的现象。由于时间上充裕,在飞行员准备出击之前,泷山给予了热烈的欢送以鼓励飞行员作战。此时,所有战队的空勤人员,都志愿参与特攻任务,以击落威胁日本的B-29来报国为己任。不过为了保留实力,泷山战队长只指明了4位飞行员担任特攻,包括达宫中尉,森中尉与永田曹长驾驶二式单座战斗机,以及尾崎少尉驾驶一式战斗机参与特攻任务。

  当泷山战队长对于他的兵力作了以下的部署,首先本部及第1中队立即起飞,装备一式战斗机的第3中队随后起飞,以鞍山为中心在半径30公里内,以高度7000米进行巡逻任务,阻止B-29入侵鞍山。装备二式单座战斗机的第2中队则奉命停留基地内待命,由战队长自空中发决定出动命令。之所以下达以上命令,是因为二式单座战斗机航程较短,所以应该安排在适当时机起飞,至于第3中队,由于水准较差,所以安排防卫鞍山,以避免更大的损失。当泷山战队长座机正在爬高的同时,他接获到了B-29通过山海关的情报,于是他下令第2中队起飞。第3中队也同时起飞。

  经过六个半小时的飞行后,91架B-29顺利进入满洲上空,当时满洲天气晴朗,但是对于正在执行勤务的机组人员而言,气温却是异常的低,导致B-29各机的窗子结冰,造成了飞行员,轰炸手与机枪手视力严重的阻碍。在奉天上空,独立飞行第25中队的15架二式双座战斗机机群也在满洲上空准备拦截B-29之作战,此外还有伪满陆军航空队的兰花特别攻击队所使用的九七式战斗机33架,主要由伪满陆军航空队第2飞行队与伪满陆军航空学校的队员组成。飞行第104战队则有一式战斗机6架与二式单座战斗机12架,共18架作战飞机等待着B-29来袭,另外还有10架一式战斗机则被安排于鞍山上空。

  不久,泷山战队长便在西方发现B-29大编队先头梯队8架,如此之梯队随后日军估计约有10个,他评估其正朝奉天方向前进当中,于是利用无线电通报B-29在盘山西方东北进之中,并且命令奉天防空战开始。由于事先判断B-29可能会朝奉天展开轰炸,于是命令第2中队向奉天航行,并且自己也调机朝奉天前进。由于此时空中的电波状况非常乱,空中指挥作战几乎不可能,不过他可以看到第2中队的二式单座战斗机自本队
下方通过。当泷山战队长在奉天西南方高空30到50公里上空下达了攻击命令,然后就是第104战队第2中队与独立飞行第25中队战机开始对B-29展开了攻势。

  以10架B-29编成的一个编队,在进入奉天后,由于过早投弹,命中目标前9英里的铁路调度场。其它的80余架B-29的投弹较为准确,使用的炸弹262吨散布于目标区各地,美机组人员因而评估工厂受到了若干损失,不过邻近的兵工厂受到了更惨重的损害。对于这次的轰炸成果,美军表示非常满意,而目标上空也慢慢的被浓烟包围住了。不过,美军高兴的太早了,因为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日本战斗机群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场恶战随即开始。这是B-29在轰炸伪满洲的任务当中,首度遇到的强烈抵抗。

  来自第468大队第792中队,编号42-6390,由罗杰·伯利斯上尉(Captain Roger Parrish)所驾驶的B-29首先被独立飞行第25中队的二式双座战斗机所击落。该架二式双座战斗机的驾驶员为池田忍军曹。当池田军曹驾驶屠龙扫射另外一架来自第468大队,编号42-24486的B-29机尾时,该架B-29的机枪手击中了屠龙的右引擎。池田机立即开始向下坠落,不过他随后又重新掌握住了飞机,然后突然撞入42-6390的机尾,这是在满洲发生的首次日机实施自杀攻击撞击B-29事件。被击中的B-29立即坠落。在这场攻击中,池田军曹殒命,而那架B-29也只有一个人顺利跳伞成功,他是阿诺·巴普中士(S/Sgt. Arnold G. Pope),他回忆道:我猜想所有的机组人员,除了我自己之外都死了,我没有看到其它人“紧急弃机跳伞”。

  然而,这绝对不是唯一的损失,因为日本飞行员还将会让美军付出代价。飞行第104战队的明野吉博军曹驾驶二式单座战斗机撞向一架编号为42-6299,来自第462中队的B-29。这架B-29的击落纪录争议性较大,也有人说是被指定担任特攻作战的永田忠则曹长驾驶二式单座战斗机撞伤之后,由僚机飞行员曾根曹长追击至营口湾上空,使用机炮击落。不过,他事后将这个战果让给了战死的永田曹长。根据B-29机上唯一的两名生还者之一的华特·赫斯中士(S/Sgt. Walter Huss)回忆:飞机不是在天空中当场爆炸,就是被击毁了瞭望窗部分后,将我们甩出了飞机。我们两个没有一个知道我们是怎么离开飞机的,所以我们所持有的唯一解释就是飞机不是在天空中爆炸,就是被击毁了瞭望窗部分,那是一座火力控制室,所以将我们两人完整的抛出了飞机。

  当时,除了美日交战双方外,就连在奉天战俘营的盟军战俘也目睹到了此次空战,其中一名战俘罗依·威尔(Roy Weaver)回忆道:看到日本战斗机冲向了一架B-29,并在撞击后目睹到了大爆炸,碎片由天而降,简直是让我敬畏,这是唯一一句我所能用来形容的话,一种致命的敬畏感。

  此时,第468大队,驾驶B-29编号42-63356的飞行员道格拉斯·海德菲少校(Major Douglas Hatfield)恐怕必须要为自己的命运祷告了,因为来自北陵飞行场第4练成飞行队的宗文朗少尉所驾驶的一式战斗机已经飞到了他的正前上方。他立即朝B-29飞近到了三十码的距离时,B-29机头的机枪手立即朝这架一式战斗机开火,将其引擎打得起火燃烧。不过,宗文朗仍然没有放弃,他将战机调整后,撞向了42-63356号B-29轰炸机的一号引擎,自己飞机的左翼也当场折断。宗文朗则被甩出了座机,他打开了降落伞安全降落于地面。

  第444大队第6中队编号42-6262的B-29也成为了独立第25中队,飞行第104战队,独立飞行第81中队与伪满兰花特别攻击队联合围剿的牺牲者,不过可惜的是目前尚无资料证实这架B-29到底是由哪支部队与哪位飞行员所击落。该架飞机驾驶员为卡罗·巴恩斯少校(Major Carl R. Barnes),当这架B-29被击落时,目击到此幕的B-29机组人员保罗·塞克中士(T/Sgt. Paul Salk)回忆说:我当时人在第545号机的右后方,我后来发现6262已经坠落,然后失踪了。它又跟随机队轰炸目标,我看到了1架“尼克”在6262投完弹之后,对其展开了一个派司的攻击。

  不过,根据阅读的日本史料,笔者大胆的估计42-6262有可能被独立第81中队臼井信二伍长所驾驶之百式司令部侦察机所撞毁,臼井也同时战死了。事实上在高空作战时,也很难分辨出是哪一种机型。不过,他也可能是撞到其它B-29时,没有撞落敌机,反而自己杀身成仁了。另外,伪满陆军航空学校中尉,军官学校一期毕业生春日园生中尉也驾驶九七式战斗机1架,宣称撞毁1架低空飞行当中的B-29,最后也不幸身亡。事实上,当时遭到日本陆军航空队与伪满陆军航空队俯冲撞击的B-29并不只这4架,但是大多没有遭到击落,顶多是撞伤,所以这2名飞行员也没有办法确认有击落任何战果。另外,飞行第104战队的其它三名特攻队员都失去了击落B-29的机会。其中尾崎少尉由于其驾驶的一式战斗机速度不及B-29而失去了得到战果之机会。另外两名飞行员远山中尉与森中尉也没有得到任何机会。然而事实上,除了指定当特攻的成员之外,几乎所有参与这次空战任务的日满飞行员都是一有机会,就疯狂地实施特攻攻击,这完全是所谓武士道精神毒害的结果。

  当B-29慢慢的飞离满洲之后,第5航空军辖下之飞行第9战队与第28教育飞行队立即派出飞机拦截B-29。最后根据以上两支部队回报,在开封与新乡地区击落了2架与击伤1架B-29,另外在德县也有1架B-29遭到第15教育飞行队击落。将第2航空军,伪满陆军航空队与第5航空军在伪满洲与中国境内所击落的B-29合计起来,起码取得了9架战果,而在伪满洲则包括了6架。不过,事实上,第20轰炸指挥部58重轰炸机联队在这次任务中,只损失了7架B-29,而且只有其中4架是确认被日机所撞落的。其中包括第40大队编号42-63363则在中途遇到意外而失事,组员则得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救援。另外,第468大队编号42-6389的B-29则在返航期间撞山失事,人员全部殉职。同一大队一架编号42-63395的B-29则于返回彭山基地时在跑道上坠毁。

  另外,还有9架B-29由于无法飞抵目标,而轰炸了位于大连、郑县、青岛与朝鲜海州的次要目标,另外还有5架提早的返回了基地而未执行任务,不过91架B-29仍然成功的对奉天实施了轰炸任务。虽然7架的损失并不算是太过于严重,但是这可是B-29在满洲的攻势中,首度遇到的强烈抵抗,并且也是唯一一次在日本本土之外的空中领域上遭遇日军之沉重打击。不过,除了4架战果中3架能确认战果之外,其余的几名战死的飞行员都无法证实是否有真的撞下任何一架B-29,所以也有可能是在被击落后,甚至是撞击B-29失败后所虚报的战果。奉天防空战最重要的一刻是伪满陆军航空队的首次空战,虽然驾驶者大多为日本飞行员,但这也无论如何都是伪满陆军航空队所难得的作战战果之一。

  此次空战,日本陆军航空队共损失了1架二式双座战斗机,2架二式单座战斗机,1架一式战斗机,另外则有1架伪满陆军航空队的九七式战斗机。唯一生还的日本飞行员为第4练成飞行队的宗文朗少尉。他在事后获得了日本政府所颁发的武功徽章,并且升级至中尉。可惜的是,他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1945年2月,他在一场飞行训练中遭到僚机误击丧生,最后日本军方给追晋其为大尉。

  对于这场空战,美军给予如下之评价:日军的防御飞机此次相当活跃,总共对空中堡垒实施247次攻击,包括3次互撞。其中故意1次,为受伤的战斗机缠住空中堡垒机一起掉落,所以判断为有计划的冲撞行为。非故意2次,一次结果日本战斗机坠落,而B-29仅螺旋桨弯曲而已;另一次双方飞机均告损坏。此外,日军经常使用战术性的空对空轰炸,其炸弹虽命中B-29机翼,但损害不大,虽起火燃烧,但仍能免强降落基地,只能说是给予日军一项微不足道的成功纪录而已。

  ⊙ 作战评论

  第一次奉天航空作战是B-29首次空袭伪满洲以来,首次由日本陆军航空队所组织的防空作战。在这次的空袭中,美军遭到了4架B-29的损失,而日军与伪满军也付出了5架战斗机与4名飞行员生命的代价。就如同美军所说,日军在这次空战中,所获得的不过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胜利而已。最为悲惨的是,由于B-29在战场上的出现,由于其高度,速度与火力的增强,日军已经无法再继续使用传统的方式来对付B-29,而是改用特攻的方式撞击B-29。事实上,特攻攻击用来攻击快速移动的飞机,比较起军舰而言,能够取得战果可说是难上加难。虽然说B-29的机身庞大,增加了日机撞击中目标的机率,但是也不要忘了B-29庞大的机身更能够使其比其它美军军机更能够承受日军的攻击。此外B-29的火力强大,而日本飞机也不可能每次都由上方撞击B-29,可见当时日本飞行员是在何等艰难的情况之下,取得了那4架B-29的战果。

  除了在难上加难的情况下,要对B-29采取攻击是何等的不容易,但是最为艰难的,是在飞机遭到击中之后,还能够控制飞机对B-29撞击才是最可被称为奇迹的。另外,第4练成飞行队宗文朗驾驶劣等的一式战斗机在攻击B-29时,引擎已经遭到美机打得起火燃烧,却仍然能将一式战斗机撞向B-29,事后又侥幸的存活了下来,实在是九死一生的作战任务,这也使得宗文朗被日本方面鼓吹为大难不死的“英雄”。不过,在这场空袭中,日军还是损失惨重,不过至少比起过去美机空袭鞍山时,每次起飞升空都找不到美机的作战经验而言,还算是一场小规模的胜利。因为损失一架B-29对美军而言也是一种不算小的损失。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而言,这场空战中,飞行第104战队算是表现最好的的,甚至同时以2架二式单座战斗机撞伤了1架B-29之后,再由另一位来自同一单位之日本飞行员击落时,击落者将战果让给之前参与撞击的一名飞行员。

  这次的空战中,伪满陆军航空队是首次参与作战,并且也有一名日籍飞行员春日园生驾驶九七式战斗机撞落了1架B-29的报告。至今,春日园生是否真的撞下了1架B-29,还有待考察,因为该日所损失的B-29大多为在高空损失的,而九七式战斗机是不太有可能飞到B-29一般执行任务的高度,除非当B-29降低高度后,才是伪满陆军航空队实施攻击的最好机会。可惜的是,日本政府并不信任伪满洲籍的飞行员,在整支航空队中,日本人的数量依然是最多的,其次是朝鲜人,最后才是他们。这也难怪,两位获得击落敌机战果的伪满陆军航空队成员均为日本人。虽然,伪满陆军航空队也有装备少数的一式战斗机、二式单座战斗机与二式双座战斗机,不过都没有机会投入作战。□
日军独立第15飞行团之作战配置兵力

  部队 飞机 驻地

  独立第15飞行团司令部 鞍山

  飞行第104战队 四式战斗机约12架 鞍山

   二式单座战斗机约30架 鞍山

   一式战斗机约10架 汤岗子

  独立飞行第25中队 二式双座战斗机约30架 辽阳

  独立飞行第81中队 百式司令部侦察机约10架 鞍山

  伪满陆军航空队 九七式与一式战机约10架 奉天

  合计:100架作战飞机

  附:飞行第104战队第二次整编后之战力表

  飞行第104战队本部:四式战斗机 4架

  飞行第104战队第1中队:四式战斗机 8架,二式单座战斗机8架

  飞行第104战队第2中队:二式单座战斗机20架

  飞行第104战队第3中队:一式战斗机 11架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