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战国时期士兵的口粮和装备考  

2009-08-04 23:58:46|  分类: 日本书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日本战国时代士兵们奔赴战场,攻击处在较远地区的敌人的场合,合战长期持久的场合,平时军队常备的场合,给部队维持必要的粮食补给都是最为重要的。

  如果参与的是短期战斗,通常食物由自己解决称为“手弁当原则”,只有在参加长期战斗的时候才会由领主来提供军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关于兵粮,古代一般是用米糒,大宝令规定士兵每人需要准备米糒六斗,食盐二升贮存到各自兵团的仓库中。米糒可以长期贮藏,但放久了会结块变干变硬,使用的时候先用水来浸泡,将其泡软,合成米粥,在加入食盐吃起来会有些味道。

  根据《杂兵物语》记载,一名足轻一天的口粮是:水1升、米6合、盐1勺、味噌2勺;而《笼城守御之卷》中又记载,笼城期间一名足轻一天的口粮是:水1升、米4.5合、盐1勺、味噌2勺。

  在那个时候,人们还没有一日三餐的习惯,一直要到江户时代才会被引入,战国时代更多的是一日两餐。而在战场上面,吃饭时间就更加不固定了,通常是把一天的口粮分成三或四回来食用。

  战国时期,普通杂兵们吃的都是些麦、粟、稗、芋等粗粮;武士们的伙食就要好些了,他们可以吃由糙米和蔬菜一起煮出来的菜饭,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吃到白米;最后,也是最豪华的军粮,那是只有大名或高级武士才有资格吃的,里面一般都会包括有白米、蔬菜、鱼、贝、鸡肉等。那么,有人或许会问,杂兵们是不是也有机会品尝到这种美味呢?我想,如果他们能与这样的食物结缘的话,也就不会到战场上来当杂兵了。

  那么,在这悠长的征战岁月里,兵粮是怎么样传递和运输的呢?实际上,一支队伍每天最早行动的,要算是小荷驮队了。他们往往会在军队开拔之前就把一天的军粮分发到每个杂兵的手里,士兵们则把这些食物悬挂在腰间称为“腰兵粮”。之后,队伍前进,小荷驮队就紧紧尾随,周而复始直至战争结束。

  现在,问题又出现了,这个“腰兵粮”该怎么吃呢?通常,这些杂兵的“腰兵粮”里面放的是煮熟晒干的干饭、炒米、山芋和味噌等。吃的时候,把上面的这些东西放进用清水煮开的味噌里再加盐一搅和就大功告成了。不过,无论怎么想这顿食物似乎都不会美味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每天都要吃饭,所以贮藏的兵粮必须随着部队及时运送。中世纪以来称呼为“兵粮米”。在律令制度解体的奈良时代末期到平安时代初期的延喜年间(901——923),还没有固定的分工来负责兵粮输送,没有相关制度进行管理;凡是依靠己力在陆奥等军事重镇之间输送兵粮的,依据数量的多少和距离的远近,朝廷要特别授予其大小不等的位阶,这从史书中可以知道。后来,中央对兵粮的征集和调配更加重视起来,渐渐废止各地私自征集粮草,而由朝廷旨令制度来规定。如朝廷要求长门国每年必须征得稻米四万束充当当地的兵粮。到了平安时代末期,源平战乱爆发,战争波及到全国,兵粮制度急需改革,“兵粮米”这个名词首次出现在了源赖朝上奏朝廷的奏折中;里面说道,军队出征必须保证军兵的军费,首先要保证兵粮的补给,希望朝廷下令全国各大小国的田地平均每段必须征收五升的“兵粮米”课税。

  对于长时间不断的战乱时期,如南北朝时代,《太平记》中记载,军队移动的时候,就在沿途各地征收粮食和金钱,人数不足再拉取农兵抵上,使得平民百姓苦不堪言。可以想想《太平记》中町和村中的“征收”和“召兵”指令,兵力数倍弱于敌人的我方每每都要调整兵力——〉一路进军——〉征收拉人;打得开心,苦了百姓哦。也之所以楠木正成人数虽少但都是团结一心同仇敌忾的精锐;镰仓幕府军虽号称百万,实杂鱼乌合、观望敷衍者居多,加上补给不足,千造城两个月打下来,逃的剩下十万不到......

  战国时代的细川幽斋(藤孝)在自己的日记中说,合战的时候不仅普通士兵,就连武将自己也要准备好一日一夜的兵粮米系在腰间,然后再出阵。如果粮食吃尽,就只有吃野草、啃树皮了。幽斋自己就曾体验过田间未长熟的青麦的滋味,而且幽斋不愧为风雅之将,风趣的说:“据我的经验,和桑树的果实比较起来,真是一种特殊的美味呢。”另外日记中还记到,出阵的时候最好再在具足的棉布上藏进几个梅干,这样缺水的时候,想起身上藏有的梅干就可以望梅止渴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经验不断丰富,想出的点子也不一样。例如江户后期林子平所著的《海国兵谈》中就专门研究了用什么金属制造的锅子用来煮东西热效率最高,对于兵粮的食用方法也下了一番功夫。

  再说说兵粮的内容随着时间的变化。前面说了古代的兵粮就是米糒和盐,如平安时代初期的朝廷命令,每年越后国运送一万六百石米、佐渡国负责运送一百二十石盐到出羽国雄胜城军镇,从中可以看出米、盐需求量以及它们的比例关系。而到了《海国兵谈》(江户后期)的记载,每人每天兵粮准备一升米、一撮盐,还有味噌5勺。当粮食吃尽的时候,可以将草木的叶子、各种树的内皮、根和各种草的根、茎叶加入盐再煮沸后食用充饥。从中看出盐始终是作为重要角色存在的。

  具体到兵粮运输和调配工作的执行,室町时代是利用驮马队,称作“小荷驮”,海上的运输船则称“小荷驮船”或“荷方船”。输送队的指挥官叫做小荷驮奉行或小荷驮押,一般由重要的部队长、深受信赖的老臣担任,但不同时期和不同势力的做法不尽相同,如织田信长军的场合就由物头身份的武将担任,丰臣秀吉军的场合则由五奉行来担当。秀吉为天下统一经常远距离作战,他非常重视己军的兵粮输送以及对敌人施以兵粮攻击战法,如秀吉的播磨三木城和因幡鸟取城攻略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自己则重用增田长盛为“兵粮奉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总之,合战要持续进行,兵粮的调配是最重要的环节,输送补给的成败直接影响到整个合战的胜负结局。

  说完了战争第一重要因素的人之后,该说说人的好帮手马了。

  书上总是会这样描写:“英挺的武士骑着飒爽的战马风一般地掠过了战场。”

  杂兵是根本谈不上的,有了武士就一定会有战马,不然武家怎么又会被称为“弓马之家”呢?马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了武士机动力的快慢。把战马的机动力和武士的攻击力结合的最好的,在战国诸大名中无疑要算是武田家了。但是,像武田家如此大规模的骑兵队真的存在过吗?至少到目前为止,学界仍然有半数的人对此持否定态度。

  他们质疑的理由是:

  1.当时的日本马野性还很强,没有被大规模驯养家化的先例,要在战国几代人的时间内做到普遍家化,集团训练几乎是不可能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即便是被驯化了,骑兵队遇到足轻的枪阵,就算武士不害怕,他的马匹却很容易因为受到惊吓而不听使唤,在这样的情况下又如何谈到“一齐突击”呢?

  3.根据现在发掘出来的战国时代马匹的残骸,复原之后可以认为,当时的日本马也就在120cm到145cm,在世界范围来看,那怎么说都该属于小型马,又怎么能用于战争场合呢?

  好了,以上只不过是学界的质疑罢了,既然史料上有广泛的记载,我们就姑且认为骑马队在当时各个大名的阵营中都或多或少存在着的。那么,养一匹马的日常消耗是多少呢?根据《纳豆的传说》记载,无论是战时还是平时,一匹战马一日的马料是3升、一匹驮马一日的马料为2升。

  有了武士和战马,就可以上战场了吗?答案肯定是不能!上战场的武士们还需要配备一定的装备。

  “武士就是手中的刀,刀就是武士的灵魂”,那是从江户才开始逐渐形成的观念,在战国时代,无论是弓、枪还是刀都是武士的象征。

  就像武士有高低之分一样,这些刀、枪以及铠兜也都要贵贱之别。我们在这里并不研究那些凤毛麟角的由名家锻造出的名品,而只考虑大量普及的中等及中等偏下装备的价格。一般来说:战国时代一把太刀或一挺十文字枪是550文,一把无铭小刀或剃刀是400文,一副足轻穿的薄铁铠兜是11贯500文。或许,又有人会问了,铁炮,大筒的价格呢?至于这些贵重物品么,这里就不再研究了,想必那些专题文章也已经问世不少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文章写到这里,我们的武士终于可以上战场了。可是,这仗怎么打呢?

  实际上,战斗的方法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的。从大的角度来说,从应仁之乱到关原合战这个时期,战斗的手法正好是从一骑讨式的个人战向合战模式的集团战演变的过程。

  自应仁之乱起,战斗一场连着一场,参战人数一次多过一次,铁炮、大筒的登场更使得大规模杀戮成了可能,伤亡比例与日俱增。然而,指挥者却从中总结出了一套比较完善的作战方法,即:先用铁炮、弓箭远程攻击,然后是骑兵队的突击,最后再用枪足轻来解决溃散之敌,巩固战果。当然,也有先用枪阵冲击前卫,再让骑兵队突击本阵以决定胜负的等其他一系列的方法。

  军粮、战马、武具、合战一一经历,最后自然要说奖赏了,试想没有赏赐还有谁会为领主卖命呢?

  战国时代的奖赏分为两种:一是战后的掠劫,二是主公的恩赏。

  1. 战后的掠劫在那时候可以说是件“如家常便饭”般普通的事情了,一名足轻经过一场战斗总能得到5到10贯的铜钱,以及一两样自己看得上的武具,而这些公开化的掠劫也成为了战前最好的动员令。《太阁记》中就有过这样的记载,“天正5年10月30日,山中鹿介在夜袭三保关之间就对手下的士卒讲:‘参加这场战役的,都是我鹿介的兄弟,攻下的土地也都是你们的,凡是诸位看中的东西尽可以随便拿取,直至天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比起战后掠劫来说主公的恩赏大多数情况下就要无趣很多了,除非是有很高的功绩,不然都是按获取的首级来换取赏金。当时,通行的赏赐金额是一颗首级1贯200文,果然要比5贯或是10贯低了很多。 赏钱都拿了,文章自然也应该结束了。大家有兴趣可以按照上述的一些数据试着计算一个领主的出兵数及维持力,大概也是件比较有趣的事情。

  附:一些重要战略物资的费用

  盐1升15文、麦1升32文、味噌1升125文、马料1升1.6文、马1头5贯。

  单位换算:1石=10斗=100升=1000合=10000勺(1石约为150斤左右)

浅谈战国饮食

在战国时代,由于战争的频繁,饮食也变得以服务武士为先。原先在公卿贵族中是不食用肉类的,肉类食品是没有身份的农民猎人才吃的。渐渐的公卿们变得营养不良,而什么都捕食的农夫或猎人就显得健康多了。打仗的武士们用自己的性命和身份相比,可能觉得是性命和肚子比较重要。而且鹿肉更是美味中的美味,因此就出现了名菜胡椒盐烧鹿肉。不过胡椒盐烧鹿肉不适合作为干粮,而且要做好这道菜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战场上就有些不合适了。一到打仗时,战士们就会把打仗所需的食物带到战场上去。因为握寿司在短时间内就能吃,而且也很容易能填饱空腹,所以被当成非常重要的粮食。握寿司是一种用米饭包着馅,外面再包一层海带一类东西的团子。虽然很容易能填饱肚子,可是也很容易使武士们口渴,武士们就携带着烤过后的味噌块,上战场时只要把它溶于汤后便能饮用。于是在日本料理里面绝对不可或缺的味噌汤就诞生了。就一份味噌汤也能喝的津津有味的武士们来看,挂面就是份奢侈品了。挂面是室町时代以前从中国传入的,在当时除了酱油、酒之外,像柴鱼、昆布等的调味料也有发明,更增添了汤汁的美味。提到了面条,不能不说说甲斐之虎--武田信玄。武田信玄的甲州军队所喜爱的食品就是把像是乌龙面一般的面条和蔬菜一起煮,然后用味噌来调味,这对于要用体力决胜负的军队士兵们是极有营养的。我们不能不考虑一下,当初在川中岛时,武田军撑了那么长的时间会不会就是因为面条的威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记得在电影《织田信长》里,描写正德寺会面的宴会上,信长和道三在唏里呼噜地就着泡菜喝稀饭。从这里可以看出可能是由于战争的缘故,即使是所谓的宴会也不过只有如此的规模。但是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得知,在当时,稀饭和泡菜的确是比较普遍的食物,而且不仅仅是在早餐和晚饭时候。

  在寺庙里,无论是本愿寺的一向宗还是旧宗,都是以素食为生。在镰仓时代就开始的用油及味噌做出的油豆腐逐渐的变成了僧侣们的主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小麦粉制作非常简单,还是僧侣们受到了中国北方风俗习惯的影响,挂面、乌龙面、豆沙包等等用小麦粉所制成的食物都被当成下午茶的点心。

  现在我们来说一下茶。茶在镰仓时代就已经非常的普及了。曾有记录说是有位名为源实朝的三代将军,喝了茶之后,宿醉的情况马上得以改善。而且,因此便被认为有延年益寿的

  最后我们来看看关于酒类。在那个时代,由于南蛮的渡来,洋酒已经出现在日本了。但是由于其价格的关系,洋酒仅仅是作为南蛮物的珍品而没有出现在大众的餐桌上,而本土出产的浊酒和清酒就相对得更加得到民众的青睐了。豪饮的福岛正则得到名刀的传说虽然可能是有些夸张,但是我们却可以看出无论是浊酒还是清酒度数都不是很高:这也许是由于当时粮食缺乏的缘故吧。他们的酒器,我们从电影里可以看到,一般都是很小的杯子或者碟子,也不可能盛很多的酒。就如此来看,纵使有正则那样的酒豪,豪饮的机会还是少啊,毕竟在当时动荡的时代,想要活命已经不简单了,哪里还能想别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