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大瘟疫(为纪念失去的假期)  

2009-09-20 13:46:28|  分类: 曼帅的游戏攻略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近期国内猪流感泛滥,造成十一长假无法返乡,故作此以勉之。

最著名的瘟疫灾难是欧洲的黑死病,也就是腺鼠疫,这场瘟疫的发端很难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腺鼠疫传播到欧洲而成为黑死病是蒙古人进行细菌战的结果。

研究表明腺鼠疫杆菌原产于中亚草原,原来的携带者是中亚的土拨鼠,在蒙古征服之前曾经数次言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中国历史上也发生过一些很严重的地区性瘟灾,我们的生肖中老鼠是第一名,排在对农民来说最重要的耕牛,在日常用语里最经常被用来形容可怕事物的老虎,甚至代表皇帝的龙之前,可见古代民间对老鼠曾经有过超乎寻常巨大的敬畏。

另外很多农村还有给“老鼠娶亲”的习俗,具体方法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在床底下用破碗装一些食物等老鼠来吃,吃的时候会发出响声,听到响声越大说明自己家里的老鼠越健康。从这两点可见,中国有鼠疫的历史很长,所以中国人对普通的鼠疫可能有一定的先天免疫力,因此中国的史料从未记载过全国性的毁灭性的黑死病大瘟疫。

但是欧洲的情况不同,鼠疫杆菌完全是一个陌生品种,我们知道一个新物种引入陌生的环境如果不被很快淘汰掉就会很快成灾,比如澳大利亚的兔子,细菌也是如此,当蒙古人用抛石机向欧洲的城堡里抛射病人尸体的时候,黑死病就进入到里完全没有防护也没有免疫力的欧洲人中间,黑死病就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传遍欧洲大陆,杀死了欧洲一半的人口。

与战争不同,瘟疫杀人于无形之间,不知道为什么,也无处可逃,作为黑死病的间接后果,欧洲传统的社会结构随着瘟疫瞬间就被摧毁了,人们不再相信天主教宣扬的上帝拯救论,随之促成了宗教改革,和后来的宗教战争。

人们四处逃难杂居,原来基于领主-骑士-农奴制度的封建体系被打破很快出现了中型的民族国家。因为治病和求生的需要,医学、天文(星相学)、数学(算命)和化学(炼金术)摆脱宗教控制成为后来科学的发端。这些变化促成了后来欧洲的崛起。所以我一直认为黑死病是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件大事。

第二场超级瘟疫是在黑死病之后200多年,西班牙人把天花作为武器输入了美洲,,方法是将病人的衣物毯子等送给印第安人,然后任其传播,15世纪天花在东西方都有过流行的记载,但是都没能颠覆当地社会,但是在美洲却是一个新物种,这次瘟疫的后果也是摧毁了印加、阿斯特克这些超大型的美洲帝国,所不同的是美洲比欧亚大陆更加封闭,人的天然抵抗力更低,社会也没有旧大陆的一些医学、体制和风俗上的防疫手段,比如把病人连房子用具一块烧掉等等。印第安人口从西班牙人到达美洲前的近2000万锐减到几十万,这是世界史上最黑暗的一幕,相对于最近几年被四处滥用的“种族灭绝罪行”这样一个说辞,讲这些话的人其实最知道种族灭绝是怎么回事。

稍后英国人对北美印第安人、澳洲、和太平洋岛屿的土著也如法炮制,利用细菌进行了有组织的种族灭绝,占有了当地人的土地。印第安人、毛利人、波力尼西亚人这些新大陆人种中的大部分被灭绝了以后,少量幸存者虽然产生了抵抗力,但是作为种族,在昔日自己的土地上已经被边缘化,他们只能依赖条件最差的土地和工作维持生存,凭人口自然增长,已经不可能恢复原来的优势种族地位。

消灭了大部分新大陆人种之后,传统的粗放式的细菌战对旧大陆人种就不起什么作用了。一直到19世纪末发现了细菌产生了微生物学,这样尝到过细菌战甜头的帝国主义列强又有了新的工具培养自然界中不可能产生的超级细菌,比如最近频频上镜的炭疽,这是一种牛得的病,通常不会传染给人,大概三十年代,英国科学家研究出了可以让人感染的菌种和方法,稍后美国、德国、苏联、日本都掌握里这一技术,再比如鼠疫,传统的鼠疫人们已经有办法控制了,日本研究出了“干燥鼠疫菌”毒性和传染性比鼠疫强数十倍,这是731部队最重大的一项研究成果。很快在战争中日本人就将这些最新的“科技”用于战场。

特别是在我国大量传播鼠疫和霍乱,造成几十万人死亡,令日本人始料未及的是这些“超级细菌”毒性太强,以至于造成整村、整乡的人迅速死亡,另外也引起了中国政府的极大重视,采取断然手段控制瘟疫,使疾病的传播受到了抑止。所以日本后来转向研制和传播威力较小,不足以致命但难以治愈的软性细菌武器,特别是在太平洋战争期间,与日军作战的英军经常大量感染疟疾一类的疾病,部队减员有时候能达到60%以上,英军久居东南亚,对疟疾不可能没有防疫措施,但是只要一投入与日军作战,马上瘟疫横行,全军病倒,可见这不是传统病原体。

日军基本上兵不血刃就占领了大片英国殖民地,但是到战争末期,当日军给养接济不上的时候,日军也爆发了相同的瘟疫。

虽然历史学家很少将这些事实与细菌战联系在一起,但日本战败后美军却急于与日本人特别是石井四郎这样的超级人渣合作,以美国人的自大狂加实用主义,如果没有切身体会过日本经过实战检验和完善的细菌战的厉害,是断然不会的。美军在战后也将从日本人那里取得的一些成果用于过实战,我们到军博去就能看见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投下的用于装运跳蚤的航弹。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