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隆美尔传 第四章 魔鬼之师  

2009-09-05 13:40:55|  分类: 隆美尔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隆美尔在山地部队任职多年,有丰富的山地步兵作战经验,因此,陆军总司令勃劳希齐建议他到斯布鲁克或慕尼黑指挥山地师,但隆美尔内心里却想指挥一个装甲师。当时的德军只有为数不多的装甲师,被总司令视为心肝宝贝,不放心让从没在装甲部队干过的隆美尔去指挥这样复杂的兵种,因此,隆美尔的心愿遭到了拒绝。最后,向希特勒直接提出了要求,才如愿以偿。1940 年2 月10 日,隆美尔检阅他要指挥的巴特戈德斯贝格第七装甲师。一星期后,他向希特勒作了简短地汇报。希特勒送了他一册题着“赠隆美尔将军惠存”字样的《我的奋斗》,然后一起共进了午餐。作为希特勒的一名随从,过了六个月的悠闲生活后,他对军官们养尊处优的生活反感起来。他深深懂得:任何灵巧的现代化武器系统都不能代替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他下决心狠抓军事训练,首先抓纪律和整顿作风。隆美尔的第一个行动是让团指挥官们休假。“在我自己掌握情况之前不需要你们 。”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开始加强体育锻炼。还是在波兰战争期间,他留意到自己有心脏病。除了露西之外,他谁也没有说。因此,每天早晨6 点钟他都独自沿着戈德斯贝格附近一条狭窄的林间小路慢跑1 英里,用积极的锻炼来医治自己的心脏病。6 点55 分,乘坐奔驰汽车到士兵们身边。7 点从汽车的收音机里收听新闻广播,直到12 点钟才返回驻地吃午饭。生活很规律,也很紧张。 随着隆美尔的到任,一批纳粹党徒也来到他的手下。希特勒对由众多贵族出身的军官把持军队不放心,便想方设法密切纳粹党与军队的联系。在像隆美尔这样忠于纳粹事业的将军手下安插一些纳粹党徒是再适合不过的事了。在瓦恩时,隆美尔便日复一日地观察坦克演习,现在,他便开始全神贯注地训练这支装甲部队。但是摆在他面前的有许多困难,主要是没有完整的战术训练教材。隆美尔只好边训练边摸索。到了1940 年4 月,他不仅在坦克作战的理论和实践方面已成为内行,而且发展了某些独特的艺术。比如说把自己的部队编成各种大小队形,用快速的、熟练的无线电指挥和重炮轰击的形式进行越野训练。不过,他对燃料和弹药补给的重要性尚未充分认识,以致在以后的作战中吃了不少补给不及时的苦头。在第七装甲师驻防莱茵河的其他地区,一切通向比利时边境的道路 ,隆美尔都按拟定的前进路线用“等7 ”(快速道路7)的字样做了标记,意为第七装甲师的快速前进路线。5 月5 日,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星期天,隆美尔给妻子、儿子写了一封“绝笔书 ”,准备在即将来临的战斗中万一阵亡后能寄到他们手中。作为一名军人,一名希特勒的高级将领,隆美尔知道入侵法国已不是久远的事情了。德军此时的作战计划只是原来1914 年施蒂芬计划的翻版,重点仍放在右翼,通过比利时和法国北部,目标是占领英吉利海峡各港口。但如果机这样做就必然和英法军队硬碰硬。为了避免这样做,A 集团军参谋长曼施坦因将军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计划,要点是:主要矛头放在中央,以绝对强大的装甲部队来取胜。希特勒采用了这个计划。这意味着,隆美尔将受到重用。5 月9 日下午1 点45 分,一封密码电报“多特蒙特”送到隆美尔手中,西线进攻将在5 月10 日清晨5 点35 分开始。隆美尔发疯地驱车返回戈德斯贝尔驻地,抓起一张便笺给露西写道 :“一个半小时以后我们就要出发,请勿担忧,一切都会正常。为这一时刻的到来,我们已经等待好长时间了 !”5 月10 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天刚破晓,敌方的官兵还在酣睡之中,隆美尔的工兵已按计划跨过了比利时前线。成群的德军轰炸机呼啸而过。对方没有料到德军意会把坦克集中起来,更没有料到德军竟会集中装甲部队从阿登森林突破,所以尽管有法、英、荷、比等国的135 个师以及绵亘的防御工事,但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德军装甲部队迅速突破阿登地区。隆美尔的方法是,冒着暴露侧翼和后方的危险,大胆地向前推进——正如1917 年在蒙特山时一样——他已估计到对敌人精神上的打击能够大大补偿这种危险带来的损失。战斗中,隆美尔总是冲在装甲师的最前面。他的指挥车是一辆经过特殊改装的3型坦克,有时他换乘卢森堡上校的4 型坦克,有时又乘坐军团的斯托奇轻型侦察机飞越战场上空,在前导坦克群中降落。他经常身处险境,但又魔术般死里逃生。在战场上,他经常从一辆坦克跳进另一辆坦克进行瞄准,简直还像个步兵连长,而不像指挥12500 名士兵和数百辆坦克的师指挥官。装甲师风驰电掣地横扫过比利时的弗拉威和菲利普维尔城,滚滚向前推进。隆美尔的新战术大有收获,他的发明创造从未遭过失败。为了给抢渡默兹河提供烟幕,他毫不迟疑地命令士兵点燃岸边所有的房屋。为了强调安全,他发明了延伸网——一条由所有军官在自己地图上的两个预定点之间用铅笔标明的“延伸线 ”,沿着这条线或顺着这条线往前延伸,能够测出其间任何一点的距离。为了找出哪些村庄有敌军驻守,他发明了著名的烟火开屏——整个装甲团一起开火,以此诱敌方暴露自己的位置。如果敌军驻守的是一片树林,那么隆美尔会干脆长驱直入,各种武器一齐射击,不分青红皂白地冲进去。事实证明这些做法消耗了许多弹药,有时也会带来灾祸,比如有一次他的部队由于视线障碍把一队救护车误认为敌方卡车队而扫射贻尽。但总的来说,隆美尔的这种粗率战术同样也拯救了双方的性命。作战中,隆美尔有时是很狡诈的。他戏剧般地突破向西延伸的马其诺防线,即所谓“小马其诺防线”就是一个例子。小马其诺防线与法国边境之间是一片森林地。法国人在森林里构筑了前沿工事。如果对森林里的敌前沿工事发起攻击,势必惊动守备地堡线的法军。于是狡猾而敢于冒险的隆美尔出一条诡计:命令坦克全体乘员——炮手、电报员、装弹手和指挥官——统统坐到坦克上边,边开边拼命摇动白旗。隆美尔本人也坐在卢森堡上校的坦克上边。而法军呢,真被这支看似像庆贺狂欢节似的奇怪的队伍搞得晕头转向,除了转过身来惊慌失措地张望外,竟没有放一枪一炮。隆美尔胜利了,他遂命令队伍中最后一个营调过头来,以便在敌方回过神来向他们发动进攻时进行掩护。然后他率在树林中已编好战斗队形的第7 装甲师加速向西驶进,工兵在炮火和烟幕的掩护下爬上了法军的地堡,法军死伤惨重,1 名军官和35 名士兵被迫投降。令人生畏的法军地堡防线就这样被隆美尔突破了。“在我们面前,一马平川的乡村暴露在苍白的月光下,我们突破了——突破了马其诺防线,”隆美尔高兴地这样写道。那天夜里,他和卢森堡上校推进了50 多公里,他右翼的第5 装甲师——坦克装备比隆美尔的好得多——却落后了大约50 公里。5 月17 日凌晨至深夜,隆美尔把右翼第5 装甲师抛得更远了,与左翼的部队形成齐头并进之势,把法军防线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与此同时,他还顺手牵羊地缴获了一队拥有40 辆卡车和不少武器的法国车队。在战斗中,隆美尔总是冲在最前面,这使得那些想跟上他的狂热的德国战地记者,根本无法赶上他。“他几乎总是走在我们前面10 英里的地方??一种神圣的火焰燃烧着隆美尔,他无法容忍反抗,无论这种反抗来自朋友还是敌人,如果有谁不能坚持到底,就叫他靠边站,哪怕只有他隆美尔一个人和二三辆坦克,也一样要到达索姆河 !”一位叫海斯的战地记者这样写道。而隆美尔自已则大声宣称 :“在这场战争中,指挥官的位置就在这里,就在前线!我不相信那种椅子上的战略,让我们把它留给总参谋部的那些先生们吧 !”攻占康布雷后,5 月21 日隆美尔开始向阿拉斯以南地区挺进。在那里,他的部队遭到英军的猛烈攻击,这是开战以来隆美尔损失最重的一次,一天中的伤亡人数达到开战以来伤亡总和的4 倍。这就是阿拉斯血战。它使得隆美尔在以后的四年中,从不敢轻视英军,此外,他还从中认识到:88 毫米高射炮是英军马蒂尔式坦克的克星,在以后的作战中,他常常集中一些这样的大炮对付英国人。阿拉斯血战后,第七装甲师作了短暂的休整,直到希特勒撤消了装甲师停止前进的命令(在此期间,英法联军得以完成了举世闻名的敦克尔刻大撤退。)。在继续前进的过程中,有两件“喜事”降临隆美尔头上,一次是军指挥官把第五装甲师的两个装备精良的坦克团调给隆美尔;一次是被元首希特勒授予骑士十字勋章,这使得隆美尔成为在法国占领区第一个得到这种奖励的师指挥官,当然这也是纳粹党拉拢军官的手段之一。隆美尔接受勋章后的下一个目标是法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之一利勒。他想成为第一个到达那里的德国人。为此,他没像其他师那样夜里宿营,而是命令部队全速前进。第二天清晨他到达了利勒。这致命的一击使法军第一军团的一半陷入了困境。随后的几个步兵师跟上来占领了利勒,但隆美尔的第七装甲师却立了首功,尽管他们已疲惫不堪。这一行动也使得隆美尔成了所有师级指挥官中唯一一个在1940 年6 月2 日被邀请去见希特勒的人。返回战场后,隆美尔强使他的装甲师于6 月5 日一早顺着两座敌人还来不及破坏的铁路桥跨过了索姆河,并抓获了一大批黑人俘虏。这以后他便是神速前进,每天平均40 或50 英里。在圣瓦勒雷城,法军要求投降;但英国人却凭双手筑起路障,像凶猛的野兽顽强抵抗了整整一天。隆美尔用强大的火力发起进攻,圣瓦勒雷终于被他攻陷。第二天,在市中心广场,隆美尔接受了英法联军十几位将军的投降,其中有不愿投降的英国将领维克多·弗特恩少将和一位足可以做隆美尔父亲的法国白发将军。6 月18 日,隆美尔在高速前进中攻克了法国最重要的深水港瑟堡。他的装甲车比希特勒要求的速度快20 倍甚至更多,日行程6 月16 日为100 英里,17 日是200 英里。那天,即18 日行程超过了220 英里。6 月16 日贝当接任法国总理,上任第二天就通过西班牙大使向德国请求停战。6 月25 日凌晨1 时35 分休战协议正式生效。当时号称世界第一大陆军强国的法国就这样被干掉了。隆美尔在为期6 周的作战中,率领第七装甲师,从德比边境出发,横穿法国,直抵瑟堡,其前进速度之快,挺进距离之远,使该师赢得了“魔鬼之师”的绰号。他自己也赢得了殊荣。隆美尔在战争中的行动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出色的装甲师指挥官。他亲临前线,冲锋第一,而不是身置战场之外;他的作战计划简明扼要,并具有很大灵活性,使下属指挥官能见机行事;在开进、进攻、追击时不停顿地运动以充分利用时间是他的作战计划的核心;他充分利用坦克良好的机动能力达到进攻的突然性,多次挫败敌方的抵抗。德军将最新军事技术应用到传统的速战速决军事进攻理论中,形成“闪电战”的一整套战略战术,加之德国军民深受希特勒纳粹思想毒害,“复仇”心切,行为果断。而英法方面,特别是法国方面摆脱不了旧的军事思想的束缚,也由于多年的政治纷争,政局动荡,军心民心涣散,失败主义情绪到处弥漫 。 隆美尔装甲师之所以成为长驱直入的“魔鬼之师 ”,除了个人因素外,是离不开这个大背景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