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昔日苏联时代最富裕共和国的陨落   

2010-02-10 22:57:54|  分类: 外国文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色革命”和失去的5年

“选择尤先科,就等于选择混乱和动荡。”乌克兰的选民如是说。

2010年初的乌克兰,激烈的选举政治攻坚战还在进行中,而北半球肆虐了近一个月的严寒风雪天气仍未有减退的迹象,乌克兰科学家担心暴风雪后就是洪涝灾害的大面积爆发,呼吁当局推迟最后一轮大选,先应付有可能到来的自然灾害。

1月22日是乌克兰的“团结日”,这一天,距2月7日第二轮总统选举尚有十几天。

电视上反复播送着第二轮选举竞争对手的广告。一则电视广告说,“国家处于巨大危险中,请帮我拯救它”,否则,乌克兰可能“失去独立”或无法成为“欧洲大家庭”的一员。

“我们还有团结日吗?”一位东部退休工人面对排斥东部俄罗斯族人的极端民族主义论调,气愤地问道。

第一道颜色:毒色

去年乌克兰大闹“甲型流感政治”,总统和总理都想拿“甲流”限制对方的政治竞选活动,本该在去年年底前举行的大选,推迟到2010年。

“团结日”来得不是时候,“团结日”里荣获国家英雄的人物更显得不合时宜。

昔日“颜色革命”的缔造人、总统尤先科,决定把“乌克兰英雄”奖章颁给乌克兰好战的民族主义分子斯杰潘·班德拉,这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即使赞成班德拉获奖的人们,也对尤先科为何不在2009年班德拉诞辰百年时颁发而心生疑惑。

班德拉当年反纳粹也反苏联,致力于西乌克兰的独立。二战结束后,流亡于西方,在上世纪60年代前被人用神秘的毒药毒死。

西方一口咬定是当时的波兰政府和苏联情报机构毒死了班德拉。

所谓“神秘的毒药”,让人想起5年前“颜色革命”初起时,“白马王子”尤先科的遭遇。当时,他俊朗的脸庞迅速变丑,眼睛浮肿、鼻子发黑、脸上布满疙瘩。医生检验的结果是有人投毒,想杀死尤先科。乌议会健康委员会主席巴里修克称,尤先科是被一种不知名的生化武器毒害的。这是一种内毒素,只需将有毒抹布擦擦餐具就可让人中毒。

“毒药事件”给了尤先科一臂之力。最终,打着和平抗争旗号的“颜色革命”,赢得了莫大的民心。

英国《每日电讯报》数日前一篇评论中写道:毒药风波过后,尤先科如愿登上了总统宝座,西言如愿得到了一个亲欧亲美的乌克兰领导人,而尤先科的脸也奇迹般恢复到“白马王子”时代,谁能说这不是“阴谋论”的一部分?

乌克兰的《今日报》评论说,尤先科选择班德拉为“国家英雄”,只说明班德拉是尤先科的英雄,也是最后的“英雄”。尤先科颁的奖,其实是给他自己;而他自己在致谢幕辞。尤先科时代即将结束了。

第二道颜色:酸色

200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得到欧美的大力支持,欧美暗地里给反对派输送资金,明里则压迫当时的政府不得对和平示威动粗,要求选举公正。

越来越烈的抗议示威,由亲西方人士控制的乌克兰国家安全局,不断给政府传去“不让步则乌克兰大流血”的“内部情报”,在街头第一线呐喊示威的季莫申科发出了誓死保住街头路障的吼声,前去镇压民众的内务部军队也被半路喊回,国防部的将军倒向反对派,政府终于妥协,宪法法院裁定第二轮大选无效,重新大选。

第二轮大选,“我们的乌克兰”联盟主席及总统候选人尤先科以近52%的支持率,战胜“地区党”总统候选人亚努科维奇。

这场“颜色革命”发生在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之后一年,由于抗议者统一使用橙色服装,因此,又名为“橙色革命”。

观察家们指出,“橙色革命”的成功,来源于“白马王子”尤先科和美女政治家季莫申科“双头政治”的组合。革命胜利后,他们分享了战利品,尤先科坐上总统宝座,而季莫申科则获得总理之位。

“双头政治”的团结是短暂的,不久,两人爆发激烈冲突,昔日盟友如同陌路。从2005年起,两人一直斗争到现在。

更准确地说,颜色革命后的乌克兰,置入了由尤先科、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组成的“永恒铁三角”斗争圈中。

而尤先科呢?“橙色革命”时获得超过50%的支持率,但在2010年,即“颜色革命”后的第一次大选中,居然只获得5%的支持率,在18名竞争总统的候选人中,仅名列第五,远远落在昔日死对头亚努科维奇之后。“选择尤先科,就等于选择混乱和动荡。”乌克兰的选民如是说。

五年一轮回。从50%跌入5%,借英国《每日电讯报》之口,这就是乌克兰颜色革命之酸。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