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七年战争与腓特烈大帝  

2010-07-02 18:44:57|  分类: 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腓特烈大帝强权政治的再次展现,即是七年战争的参与。然而深究腓特烈参战的目的,仍旧是为了西利西亚,所以七年战争对普鲁士而言,又可算是第三次西利西亚战争(第一次西利西亚战争是指1740-1742年间以布勒斯劳和约为结束;而第二次西利西亚战争则是指1744-1745年间而以德勒斯登和约为结束。)。在奥国王位继承战争後,奥国亦极思如何再夺回西利西亚,这次奥国尝试先从外交下手,她放弃了多年来与英国良好关系,转而试著放下长期对法国的仇视,并寻求同盟的可能。

七年战争与腓特烈大帝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曼帅的博客

 
自德勒斯登和约後,普鲁士可以说失去了所有可依靠的盟友,虽然和法国的同盟关系要到1756年才结束,然而双方的结盟,在腓特烈再三的背盟後,已显得十分薄弱。然而,这个时期的国际局势与各国结盟情形,开始有了改变。而这个变化对普鲁士而言是相当不利的。
首先是俄国,在法国影响逐渐式微的波兰,俄国已预备将其势力伸入波兰。对於普鲁士势力渐渐在易北河流域的兴起,是俄国和奥国所不愿意见到的,对俄国而言,普鲁士或许会阻碍他们对波兰的计划。而同时俄国也气愤普鲁士於奥国王位继承战争末期帮助波兰—萨克森对抗俄国。加上1749年瑞典王位继承危机时,腓特烈的介入,虽未引起普俄间的战争,但柏林和圣彼得堡的外交关系已渐形渐远;并且自1746年以来奥俄已一共同防御条约,双方的关系和利益乃至於可能的威胁可说都是比较接近的,因此面对奥国的刻意拉拢,俄国在利益相符的情形下即选择了奥国为同盟的对象。与俄国的结盟便成为奥国在政治和军事上围堵普鲁士的第一步。而对腓特烈来说,将来他就必须同时面对两方面的作战。
在面对奥俄同盟与可能的两面作战,腓特烈预估他可能需要十八万的军队。但是在1756年战争爆发前夕,普鲁士仅得约十五万馀的部队,其中虽不包括了後备部队与後勤部队,但却有一部分是来不及装备的士兵。然而腓特烈假设,如果俄国的军队和以前一般仅有四万五千人能动员,而奥军的水准仍旧没有提升,那他们勉强能与普鲁士军队相抗衡,事实上腓特烈低估了俄军的实力。而奥军也在玛利亚.特雷西亚的改革下素质提高许多,在战争爆发时,奥国已有一支十六万五千人装备完成的军队预备投入战争。
面对可能的苦战,腓特烈将希望转到了持续敌对的英、法两国,腓特烈期望能与其中一方结盟,当然在腓特烈的想法中,与法国结盟是较为有利的。因为法国的陆军将远比英国的海军有用多了,而若非法国的援助,腓特烈在西利西亚战争中将难以获胜,所以腓特烈认为,尽管过去几年的不愉快,他必须挽回法国的友谊。对於法普两国的关系,腓特烈以为「…如果法国的亚尔萨斯和洛林被夺取,普鲁士是不可能消极地袖手旁观的,相反的,普鲁士能成为法国最有力的援助,因为普鲁士能立即冲入奥国的核心;同样的,法国亦无法坐视奥国重占西利西亚,因为此举将严重削弱一个对法国在波罗的海和日耳曼地区大有帮助的盟邦…」腓特烈天真地认为,基於法国波旁王室和奥国哈布斯堡王室长久以来的敌意,法国仍旧会选择普鲁士为盟邦。
但随著法奥两国利益方向的改变,使得双方的结盟的可能性转浓。长久以来,法奥两国争论的焦点常在洛林和尼德兰,对奥国而言,那是他们世袭的领地,必须守护;但对法国而言,他们自路易十四以来便在追求所谓的天然疆界,而那正是他们扩张的方向。然而奥国的发展重心在十八世纪时已渐转往东欧及南欧,所以在1730年代,他们便割让洛林予法国以交换义大利北方的土地。而现在他们则准备放弃尼德兰和西班牙的继承权以交换夺回西利西亚时法国的援助。而法国在几度介入日耳曼的事务,牺牲的士兵和金钱所得到的失望却远比利益来得多,相反的,他们在北美的殖民地取得则获致重要的成果,於是法国的利益乃转向殖民地与海外贸易的发展,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奥国而变成了英国,所以以往与奥国敌对的政策可能要重新调整。
腓特烈在政治上几乎面临了被包围的局面,因此他急於找到同盟国,於是在英国的主动下,1756年1月16日双方签署了所谓的西敏寺条约(Convention of Westminster)正式结盟。在此一条约下,奥国欲在外交上包围普鲁士的希望虽已破灭,但俄、法两国对普鲁士的疑虑都加深了,在同年5月法奥双方签署了一防御性的条约,约定若奥国遭受普鲁士的侵略时,法国将提供二万四千名的部队给奥国,且奥国将可反攻西利西亚。而俄国也在觊觎东普鲁士的考量下,加入了奥国的盟国行列。
总之,从1745年到1756年的十年间,欧洲经历了一次重大的「外交革命」,以往的敌对关系完全翻转了过来,过去的敌人变成了现在的盟友。而在这个外交形势的重大转变中,普鲁士则面临了三面包围的危机。为主动突破如此困境,腓特烈於1756年8月率军突袭萨克森,为七年战争揭开了序幕。
腓特烈突袭萨克森,并成功的将其降服,在经过冬季的预备後,隔年,腓特烈的目标即指向波希米亚。1757年的战役中,腓特烈在布拉格之役(1757.5.6)、罗斯巴赫战役(Rossbach 1757.11.5)及洛伊滕之役(Leuthen 1757.12.5)分别战胜法军和奥军,但也在柯林之役(Kolin 1757.6.18)中吃了大败仗,表面上三胜一负的战绩腓特烈似乎还占了上风,事实上,奥军的主力尚存,法军的後援部队亦随时预备要加入战局,更令人担心的是东边按兵不动的俄国,而普鲁士却已开始有兵员不足的情形发生。
1758年的战况开始逆转,俄国军队对东普鲁士发动攻击,进占柯尼斯堡,并继续向布兰登堡前进,这是普鲁士首次面临两面作战的窘境。而在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的战况也陷入胶著状态。在洛伊滕战役後,奥军即避免与普军进行大规模的会战,以保存主力部队,逼使腓特烈只得先退回西利西亚,并率领部分军队回头迎战离柏林仅50哩的俄军。在索尔恩朵夫战役(Zorndorf 1758.8.25)中腓特烈原是期望能摧毁绝大部分的俄军,使其短期间无法再来犯,然而俄军巩固的防守,使得腓特烈虽然赢得最後胜利却也付出巨大的代价,也无法对向後撤的俄军作进一步的追击。战胜俄军的腓特烈,一刻也不得闲立即赶往萨克森协防奥军的进攻。在这个阶段中,腓特烈全力避免奥俄两军的会合,然而1759年当奥俄两军计划会师奥得河再向普鲁士腹地前进时,腓特烈已来不及先各个击败了,只得被迫先放弃萨克森回头对付再度逼近柏林的奥俄联军,在库涅尔斯朵夫战役(Kunersdorf 1759.8.12)中,因奥俄联军占地利之便,腓特烈并无法顺利施展以往的侧翼攻击,加上军队人数的差异,腓特烈遭致惨败。索尔恩斯朵夫战役後,不仅腓特烈自己负伤,普鲁士本身的士兵及资源皆已陷入严重的不足。腓特烈所受到的身心压力到此可说是到达了极限,在腓特烈写给他大臣的信中,他就表达出对战争的绝望,「…我已没有任何资源了,而且,说实话,我相信一切都输了,我实在不该在这场毁灭中苟活下来…」,腓特烈的绝望使得他命令军队向他侄子(即他的继承者)宣示效忠,而自杀的念头亦在他脑中挥之不去。[11]而在普军重建的过程中,腓特烈的弟弟亨利王子担起所有军队的最高统率权。他使普军避免被奥军歼灭。然而,幸运的是,俄国与奥国似乎都过於害怕腓特烈的军事天份,害怕被腓特烈奇袭,因此他们并没有追击这支破败的军队,转而趋向於巩固防守,加上奥俄联军的统帅对下一步的行动并无法有一致的看法,所以两军就分开各自行动了。这对普鲁士而言,又是一个幸运的发展,腓特烈就称其为「布兰登堡家族的神迹」(miracle of the House of Brandenburg),因为如果奥俄联军决定给予普鲁士最後一击的话,他们将轻易地消灭普鲁士军队并占领柏林和整个布兰登堡。而腓特烈亦从绝望中重新站立起来,准备要带领他的国家走向胜利。
随著战争的持续,不仅普鲁士国力耗损严重,各国国力亦都逐渐耗尽。尤其是法国,在日耳曼西部、海上及殖民地的战役皆遭到严重的挫败,英国在海外的优势已渐明朗。然而英国的情况亦没有太好,国内的主和派已向於牺牲普鲁士来换取战争的结束。所以在1759年的冬天到1760年时,英普已开始试著至少和法国谈和,但在奥国的影响下,战事仍旧持续。1760年的战况仍然呈现胶著状态,但普鲁士已逐步收复波美拉尼亚、西利西亚及部分的萨克森。且在里格尼兹战役(Liegnitz 1760.8.15)、托尔高战役(Torgau 1760.11.3)中击败奥军,使得普鲁士本土遭受攻击可能性减低。既使英法两国皆想谈和,但一方面普鲁士不愿意割让其在莱茵河的产业以换取和平;另一方面奥国仍期望能夺回西利西亚,而俄国则期望若普鲁士战败则俄国势力将可伸入到维斯杜拉河流域,所以战况持续胶著了两年。
在不断的痛苦中,腓特烈仍旧勉强地支撑著战争,在他的经济政策与犹太人的财政支持下,加上英国的财政支持,国库还勉强能支付腓特烈的战争。但1761年英国决定停止对普鲁士的援助,使得腓特烈再次对战争的胜利感到绝望,然而奇迹发生了,俄女皇伊利莎白於1762年1月5日逝世,而继任的沙皇是亲普鲁士、崇拜腓特烈大帝的彼得三世(那个白痴)。他宣布退出反普联盟,并将俄军攻占的土地全部归还给普鲁士,进而与普鲁士签订和约,彼得三世也同意使他的军队成为普鲁士的盟军,虽然这样的军事同盟,不久即因彼得三世被他太太凯撒琳,即日後的女皇凯撒琳二世(CatherineⅡ,1762-1796),推翻而取消,但是在普俄签订和约不久之後普鲁士也和瑞典谈和,而奥俄法的反普联盟也因此瓦解。
战争持续至此,俄国与瑞典已和普鲁士缔和,法国和其他日耳曼小邦亦想与普鲁士谈和,而奥国财政也终於无法再负担战争了,於是在萨克森的协调下双方於1763年2月15日签署了胡贝尔图斯堡条约(the Peace of Hubertusburg),普鲁士退出萨克森,而奥国则再次承认布勒斯劳条约和德勒斯登条约的内容,即放弃西利西亚。腓特烈绝不放弃的决心,使普鲁士获致最後的胜利,也保住了所有西利西亚战争的成果。参与七年战争的各国,事实上,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不过普鲁士却巩固了其强国的地位,并成为在日耳曼能与奥国相抗衡的力量。而战後的普鲁士也开始积极地进行国家各项的重建工作,以预备下一场的战役。

  评论这张
 
阅读(15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