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赫鲁晓夫吐槽斯大林NO.3  

2011-11-08 12:54:02|  分类: 赫鲁晓夫吐槽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第一次隐约看到真实情况是在1930年,当时工业学院的基层党组织为了排挤我,派我去集体农庄出差。学院在萨马拉地区(后改称古比雪夫地区)办了一个斯大林集体农庄,我的任务就是把筹集来购买农具的钱送洽农庄。学院的另一名学员萨沙(亚历山大)·斯多勃诺夫和我同行。他是来自乌拉尔的一个好同志。后来,他被投进了1937年的绞肉机。我们在农庄只住了几天,看到那里的情景。我们简直是吓呆了。农庄庄员在活活饿死。我们召开了一次会议,把带来的钱交给他们。农庄的职工多数是从楚瓦什族居民中抽调来的,我们只好通过翻译跟他们谈话。我们告诉他们这笔钱是专门用来买农具的。他们对我们说,对农具他们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们要的是面包。可以说,他们向我们乞求给食物。斯多勃诺夫和我被安置在一个老寡妇的茅草屋里。这个妇女拿不出什么东西来招待我们。她跟我们一起分享我们出差带来的食品。我从来没有想过,倩况会那么糟。在工业学院,我们一直生活在《真理报》所大吹大擂的幻觉中,即所谓“集体化运动顺利开展,农村形势一片大好”。
                                赫鲁晓夫吐槽斯大林NO.3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曼帅的博客
                                                                    俄国,真理报
      接着,斯大林事先也不提醒一下就发表了有名的《胜利冲昏头脑》的讲话,把集体化运动中出现的过火行为都归咎于地方党组织里的党员积极分子。
      对集体化问题的争论,引起了莫斯科党组织领导层的迅速调动,反对集体化运动的乌格兰诺夫被撤换,接替他的是鲍曼①接着,鲍曼犯了过火行为的错误而被解职,由莫洛托夫接替,后莫洛托夫由卡冈诺维奇替换。就是在卡冈诺维奇负责领导莫斯科党组织的时候,有消息透露说集体农庄出了事,但我从未想到所说的事竟是指农民闹事,从莫斯科派人去把他们镇压下去。我记得1932年我还在莫斯科市委工作的时候,卡冈诺维奇突然宣布,他得去克拉斯诺达尔出差一次。他离开莫斯科大约有一、两个星期,当时他并没有对我们讲明,到后来才明白,他是
去平息库班哥萨克人的一次罢工―当时叫“破坏活动”-,这些人拒绝种地。卡冈诺维奇此行的结果是把整个哥萨克居民区集中起来,然后强行迁移到西伯利亚。我的一位朋友叫维克利舍夫,担任莫斯科军区的政治部(即武装部队的“保安队”)主任。他告诉我在乌克兰到处发生罢工和破坏活动,不得不动员红军战士去甜菜地里除草。我听大吃一惊,我凭自己的农业经验心里很明白,甜菜是很娇嫩的,必须按时除草,且要十分细心。决不能指望红军战士去干这活.他们多数人从未见过甜菜,即使有人曾看见过,干起来也不在乎,怎么能把活干好呢?必然,当年甜菜一无所获。,
      后来,乌克兰发生了饥荒的消息就传开了。我简直无法相信。3年前,即1929我离开乌克兰,当时的生活已回升到战前水平,食品供应充足又便宜。而今听说那里人们在挨饿,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直到许多年以后,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米高扬告诉我下面一件事,我才弄清楚三十年代初乌克兰的情况糟到怎么样的地步。米高汤告诉我,当时的基辅地区党委第一书记杰姆钦科有一次到莫斯科来找他,说了这样一段话:“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斯大林或政治局的任何一位成员知道不知道时下乌克兰在发生的情况?如果还不知道,我一可以给提供一些。最近有一列火车开进基辅,满满装着饿死者的尸体,这列火车一直从,波尔塔瓦开到基辅,沿线就收集了一车尸体。我想,最好有人把上述情况跟斯大林说一说。”
      从上述事情中,你可以看到,党内已发展了一种不正常的情况。象杰姆钦科这样的人,身为乌克兰党政治局委员,也不敢自己去见斯大林。我们已进入这样的时代,即一个人把持集体领导,别的人在他面前都会发抖。杰姆钦科决定把乌克兰的情况告诉米高扬,因为他知道米高杨是接近斯大林的,也许可以想一些办法。那时期,党的积极分子常把斯大林、奥尔忠尼启则和米高扬三人称为高加索集团。我一向十分尊重米高扬。我们大家都会犯错误,阿纳斯塔纳·伊凡诺维奇也有他的过失,但他是位诚实、明智、且十分能干的同志,对党和国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肖洛霍夫在他的小说《被开垦的处女地》中描写了集体化运动时的情景。肖洛霍夫撰写这本小说时,斯l大林还活着,他只好按照斯大林式的解释来描写集体化运动。当集体化失败的事实公布于众的时侯,我们都接.受了这样的教育,即应当把所发生的一切归咎于富农、右派、托洛茨基分子和季诺维也夫分子等所策划的阴谋诡计。总有这样一个方便的答案,即都是反革命干的破坏活动。
      现在,斯大林滥用职权既昭然若揭,就可以对集体化进行一番更彻底、更客观的分析,以便并明白当时的真相。也许,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直接死于集体化的人究竟有多少?或间挽地因斯大林把集体化失败归罪于他们而死去的究竞有多少?但是,有两点是肯定的,其一,斯大林式的集体化给我们带来的只不过是苦难和暴行;其二,当时,斯大林在我国的领导阶层中是起决定作用的。李可夫、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都已被解除职务,托洛茨基已流亡国外。所以,如果我们要追究淮应负主要责任,我们完全可以把罪责放在斯大林本人的肩上。但这一切都是事后诸葛亮。当时,我们不了解真实情况,仍然相信斯大林,并对他寄予信任。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