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一战,英国佬大战奥斯曼  

2012-06-28 07:59:25|  分类: 战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土耳其于1914年11月1日与中欧强国结盟时,英国在中东的兵力包括一个为保护英波石油公司的财产而驻守在波斯湾的阿巴丹岛的印度旅。为寻求一个更适于军事行动的基地,这个旅向北前进,去夺取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汇合处的美索不达米亚(现在的伊拉克)的主要港口巴士拉。这座城市于11月22日落入英军手中,但付出了相当大的伤亡代价。
 一战,英国佬大战奥斯曼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几个月后,印度陆军的高级军官约翰·尼克松爵士将军把他的部队从印度的西北边境省调往美索不达米亚,他在那里率领一个军,包括两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旅。土耳其的实力和英国人的相等,计有阿瓦士附近的部队八千人和幼发拉底的一万八千人。可是,英国人仍然低估土耳其的战斗力,并且不注意热病盛行、干旱贫瘠的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流域所特有的作战危险。

    尼克松派统率第六印度师的查尔斯·汤申德将军去追逐力量不均地分布在整个地区的土耳其主力,汤申德向底格里斯的东岸前进,于6月3日以微不足道的损失攻占了阿马拉。土耳其人宁愿往后撤退,重新集结更多的兵力,而不为一个缺乏任何战略价值的城镇去战斗。

    汤申德的特遣部队不顾敌人的扰乱,烘炉般的温度和疾病,沉重缓慢地上溯底格里斯河,于1915年9月夺取库特伊马拉,然而,由于缺乏充分的医药设备,许多伤员不必要地死亡了。汤申德继续沿着底格里斯河前进,遇到的抵抗日益增加,10月初进入阿齐齐亚,那时河谷深处往往干涸为泥泞的细流。谨慎的尼克松感到进一步前进的困难,命令汤申德把他的部队停下来,但后者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英国内阁为转移公众对加利波利灾难的注意力,要尼克松攻占巴格达。10月3日,一封电报告知这位指挥官说,他“可以向巴格达进军,如果他相信他使用的兵力能胜任作战的话”。这是一个狡猾的手法,因为伦敦完全了解尼克松没有胜利的希望。如果这一计划失败,尼克松将承担失败的责任,而胜利则将增加政府的信誉。
 
  在不熟悉地形作战的汤申德的印度士兵,在巴格达东南二十英里、牢加设防的古代吉泰西普洪遗址与土耳其军遭遇。两天的战斗,一万四千人的英-印军队伤亡了四千五百人。于是,汤申德的筋疲力尽的部队带着只有两个月的存粮退到库特伊马拉,他们的唯一希望是掘壕防守,等待增援。

    追击的土耳其军包围了库特伊马拉,粉碎了一切援救守军的尝试。1916年1月,芬顿·艾尔默爵士将军试图和他的伙伴会合,遭受了六千人的伤亡。3月,他又作了一次努力,再次损失了近五千人。此刻,汤申德下令宰了一千一百匹马,使他的饥饿的士兵吃到东西。到4月末,守军面临了被歼灭的命运。根据汤申德用无线电发出的迫切请求,基切纳勋爵准其向敌方投降,这也许是一个可怕的失着,因为伤员和瘦弱的被俘人员经过沙漠时一路受到残酷的鞭打。

    土耳其之未能于1915年攻占埃及,促使英国人加强他们在那里的部队以对付重新开始的进攻,而英国在达达尼尔的失败,使土耳其部队解脱出来,作又一次进攻埃及的尝试。这一次,土耳其人在苏伊士运河被击退,已经渡过这条水道的前进部队大批被击毙。在亲土耳其的埃及人于1916年春发动的地方叛乱被征服后,阿奇博尔德·默里爵士将军于是继续向干透了的西奈半岛进军。

    默里的目的是保护苏伊士运河,并为从西南打击土耳其军创造条件。当部队于1916年5月到达西奈时,他的士兵和一大群土著劳工,开始了筑造一条通向西奈海岸的铁路和输水管道的费时的作业。在工程缓慢进行时,土耳其的出击部队都被一一打退。到1916年底,默里的部队攻占了阿里什,他们在那里构筑防御工事,以保护铁路和水管。1917年1月,水管终于在巴勒斯坦边界的拉法完工。这儿离土耳其据守的去巴勒斯坦的入口的加沙约有二十五英里,但沿着这片连绵的沙漠没有可用的水源。
 
  1916年6月,当地人反对巴勒斯坦-阿拉伯地区土耳其人的叛乱正在势头上,麦加行政长官侯赛因·伊本-阿里,发动了历时三天的叛乱,宣布这个十五万平方英里的汉志省为独立王国。

    1916年8月,弗雷德里克·S·莫德爵土将军奉命指挥在美索不达米亚的部队。他的任务是策划夺取巴格达的战役,默里则受命于1917年春攻占加沙以开始对巴勒斯坦的入侵。英国的优势在十比一以上,但他们是在不能保证有充足供水的情况下进攻巴勒斯坦的。

    1917年3月26日晨雾中,默里的四万二千步骑兵靠罗盘定方位,向敌军开去。四千土耳其守军在排得紧紧的、多刺的仙人掌树篱的天然栅栏后面掘壕固守着。沿加沙南四英里山脊的几个据点被攻占了,但因为缺水,两个骑兵师被迫退出了战斗,由此攻势开始逡巡不前。参谋人员的错误决定,使部队不当地撤出了苦战得来的阵地。于是默里将军下令蛮冲,试图挽回挫败。不出一周,英军退却了,损失了四千五百人,土耳其军的伤亡为二千二百人。

有时,情绪是会影响历史的。黑格非常不喜欢在西线的英国第三集团军指挥官埃德蒙·艾伦比爵士将军。后者一向随机改变战略以适应变化中的需要,多半是这点引起了他的上级的反感。黑格总是留意着想从身边除去这个有想象力的下级,在1917年4月的阿腊斯之战后,发现他的机会来了,阿腊斯的战斗开始是胜利的,但因德国援军远比艾伦比的多,后来失败了。黑格知道劳合-乔治首相需要一位中东方面的指挥官,就赞成艾伦比去担任这个职务。

    劳合-乔治百感交集地注视着东地中海的作战。他对默里进入巴勒斯坦感到高兴,但对他在加沙前面失败又感到恼火。与此同时,莫德将军继续上溯底格里斯河,向巴格达前进。在一次计划周详的突击中,英国炮兵同观察弹着和进行轻轰炸的飞机协同作战,同时底格里斯河上炮舰小队的支援炮火,掩护着由两个骑兵旅前导,后面跟着密集队形步兵的翼侧进攻。

    这场争斗是短暂的,于1917年3月11日结束,那时这座炎热晒干了的城市陷落了。据莫德估计,土耳其以三万五千左右的兵力,抵挡他的十二万人的军队。俘获的俘虏在九千人以上,但其余人的下落没有报告,他们大概不是被杀就是逃走了。这是一次代价很大的战役,英军伤亡了四万人。疾病也给部队造成重大损失。莫德将军本人罹霍乱而死。
 
  对英国内阁来说,耶路撒冷是最受珍视的。英国人知道,夺取这个城市在政治上既对奥斯曼帝国是致命的,又可提高英国士气,补偿在西线的逆势。但默里将军于3月和4月夺取加沙的两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第二次战斗不到三天就结束了,然而英军仍付出了六千五百人的伤亡代价,土耳其军的伤亡则是二千人。于是默里陷于停滞状态。在劳合-乔治看来,在中东没有一个别的将级军官能够担起这一任务。在接受艾伦比将军时,劳合-乔治告诉他:“我希望你攻占耶路撒冷,作为献给国家的圣诞节礼物。”

    通向耶路撒冷的道路,受阻于从加沙延伸到比尔谢巴的二十英里宽阔的土耳其堡垒线。不象西线的连绵不断的堑壕系统那样,土耳其的防御工事包括三个等距离的设防地区,用一连串警戒堑壕联系起来。右侧翼向地中海逐渐稀疏展开,同时左侧翼通向朱迪亚山丘的灌丛和岩石。英国远征军固守他们的铁路和水管所在的巴勒斯坦边界的沿海狭长地带。
 
  直到1917年6月艾伦比到达以接替默里,没有一个人真正懂得如何去对付土耳其军的防御工事。艾伦比不象他的前任那样留在开罗的豪华住所里,而是和他的士兵一起生活在战场上。他很快就看出,第一目标该是比尔谢巴--七口水井的所在地。没有这些水的储备,他的部队、马匹和骆驼就不能在向耶路撒冷进军的漫长、干旱的征途中生存下去。
 
  夺取比尔谢巴,要用翼侧突击来对付敌人的中央据点。后面跟着步兵的密集队形的骑兵,要冲过缺口,到达敌人后面,并包围比尔谢巴。其他纵队要从左面向加沙进击。艾伦比手下有战斗品质和马术为众所敬服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骑兵旅可资调遣。并有由印度和萨洛尼卡抽调来的两师部队为增援。此外,还征集了每头可用的骆驼和每个驾驶牲口的人。艾伦比的计划需要时间、准备和战争策略。进攻开始日定于10月底,那时,由于降雨,土耳其军将会一心只顾其到处积水的堑壕。
 
  俄国和罗马尼亚的崩溃使最精锐的土耳其部队解脱出来开赴巴勒斯坦前线,土耳其的陆军部长恩韦尔·帕夏,要用他们从英国人手中夺回巴格达。恩韦尔·帕夏的意见被法尔肯海因将军所推翻,后者在粉碎罗马尼亚军队后,被派来这里策划土耳其的防务。法尔肯海因预见,打败艾伦比将使土耳其军守住耶路撒冷,并保持他们在伊斯兰世界的神秘性。并且,这位德国指挥官担心来自沙漠方面的威胁。

    得到英国的黄金和红海中战舰支持的麦加行政长官侯赛因,用他的亲英的穆斯林部队夺取了这个伊斯兰最神圣的城市。而后,他领导了对沿着汉志铁路和电报线路的奥斯曼驻军的打了就跑的袭击,这两条线路是土耳其在西部阿拉伯的唯一运输和通讯工具。侯赛因的成功主要由于得到了二十九岁的托马斯·E·劳伦斯上校的帮助,后者是考古家和沙漠游击战的创新者。在战前年代里,劳伦斯在巴勒斯坦和叙利亚进行发掘考古,他获得了阿拉伯人及其文化的广博知识。

    劳伦斯于1914年作为开罗的一个居民,在阿拉伯部族中间参预煽动反叛。当艾伦比来到中东时,劳伦斯已经在沙漠的游牧部族中吸收游击队,并忙于指挥破坏和扰乱整个阿拉伯半岛上的土耳其军。他组织的叛乱开始于亚喀巴,而后向北部蔓延,使死海南端的奥斯曼驻军陷于瘫痪之中。

    在这个地区开展军事行动是没有前途的。在这孤寂的荒原上,那里每天的气温可以升到一百四十度,唯一的战略目标是死海南端两岸的两块绿洲。一支庞大的土耳其远征队尾随劳伦斯,被劳伦斯设下埋伏而歼灭了。
 
  与此同时,艾伦比正在把他的计划拼合起来。因为土耳其人在雨季到来之前将继续控制天空,大部分英国部队都集中加沙前面的沿海地带,以欺骗敌人,使他们假定进攻将从那里开始。大约就在同时,一名英国骑兵军官将自己暴露--并不是危险地--在一支土耳其巡逻队前面,巡逻队向他开枪。他装作被击中,在马上象是摇摇欲坠,和他的坐骑匆匆跑了。

土耳其军赶到现场,发现了一个军官的公文递送箱,内藏有夺取加沙的“机密”计划。当土耳其军开始向预期的突击防区调动和集中他们的兵力时,艾伦比真感到高兴。

    10月31日,艾伦比集结他的兵力,向加沙发动第三次进攻。英国的实力计七万五千步兵和七千骑兵,敌方为四万二千步兵和一千五百骑兵。第一次打击不是落在加沙的沿海地区,而是内陆比尔谢巴。短暂的密集的弹幕射击,在土耳其军中炸开了一些宽阔的缺口,艾伦比的骑兵冲过去,在防守者后面扇形展开。接着土耳其军都被跟在骑兵后面进行白刃战的步兵击溃。

    在日落以前,比尔谢巴及其水井都被英国陆军所占领。艾伦比现在转向加沙,加沙也受到英国战舰的重炮轰击。一周后,这个联合突击把土耳其军压倒了。约有一万土耳其人被俘。那些没有伤亡的人向北退却了好几十英里并重新集结起来,但仍无喘息余地。到11月中,他们通向关键性铁路枢纽站的路被切断,该站是雅法-耶路撒冷铁路线和另一条向南通往比尔谢巴的铁路线的交接点。疲乏的土耳其人在耶路撒冷前面的朱迪亚山丘--这个自圣经时代以来的历史上有名的防卫地作了最后一次的抵抗。然后在12月9日,他们突然结束了一切抵抗,向北逃走。

    埃德蒙·艾伦比爵士使首相如愿以偿,并且把这个圣诞节礼物献给了英国。这位胜利的指挥官穿了简朴的军服,徒步走进这座圣城。他的行为同早些时候德皇的表演适成对照。德皇进城,着了一件上面缀有十字军战士的十字的白色披风,骑了一匹阿拉伯的种马。另一次,在城墙上挖开了一个缺口,好象是被炮火击开似的,这位君主骑着马慢慢地通过。

    1917年是英国受挫和伤亡人数剧增的一年,夺取耶路撒冷是该年唯一的重大胜利。艾伦比的一击,如首相所预期的,提高了士气,并使土耳其不再成为中欧强国有力的成员。巴格达的英国部队,毫不费力地控制住土耳其军。的确,他们感到强大到足以向北朝摩苏尔进军了。为使恩韦尔·帕夏的部队免于全部崩溃,鲁登道夫派了德国另一个军到中东来,但土耳其人的士气低落已无法补救。到1918年6月,据接替法尔肯海因的利曼·冯·赞德尔斯将军的记载,逃兵在人数上远远超过仍服军役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