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儿】第二次长沙会战中的“日全食事件”  

2013-01-26 19:22:09|  分类: 日本书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1年8月26日,日本大本营以第538号命令批准日军驻华中第十一军再次进攻长沙的作战计划,企图一举歼灭中国第九战区(我记得首领是薛岳来着)主力,打开入侵中国西南大后方的门户。不料中国军队的顽强抗击使日军陷入步步血战境地,部分日军还在撤退中陷入重围死伤惨重,整个战役损失达4.2万人(日本军队的装备和国军差距本就不大,随着战损的增加兵士的质量也随之下降这就是小国的悲哀不能维持长期作战)。

8月下旬,日第十一军主要作战兵力开始秘密向湘北集结。9月10日,该军司令官阿南惟己(考了四次才考上陆大的笨蛋)中将下达攻击令,决定于18日即九一八事变十周年之日正式发起代号为“加号作战”(还乘号呢)的长沙战役(即第二次长沙会战),以5个师团(第三、四、六、三十三、四十师团)和4个支队、1个坦克联队、2个重炮联队、2个工兵联队共12万重兵,以及180架飞机、230多艘舰(汽)艇,“予第九战区敌军一次沉重打击”。由于对敌情判断失误战备不足,加之作战密码又被敌截获,中国军队正面防御接连失利,日军在两天内便突破新墙河防线,随后强渡汨罗江向长沙突进。
【日本儿】第二次长沙会战中的“日全食事件”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正当日军全力进攻时,一个让其官兵十分沮丧的现象发生了。一个日军少尉在阵中日记写道:“9月21日这一天太阳当空,天气格外晴朗,极高的能见度让火力发挥到极点,进攻的官兵喊出这样的口号:‘让我们头顶着国旗奋勇杀敌,在太阳的照耀下向长沙前进!’但到了中午左右,照耀我们前进的太阳竟被一个巨大黑影慢慢遮住,大地很快陷入昏暗之中”。此时几乎所有的日军官兵都怀疑自己眼睛出了毛病,一个大胆的下士喊了起来:“不好了!大家快看,国旗让天狗吃掉了!”天狗吃太阳的说法不仅在中国十分流行,而且在日本更是深入人心。一时间不少日军官兵顿时陷入慌乱之中(所以说,迷信害死人···)。

日全食的出现,给日军官兵心里蒙上了浓重的阴影。这是因为自古以来日本和很多国家的人们都有一种“天人感应”的观念,太阳若被黑暗遮蔽,说明国君和臣民肯定有很大罪过,并预示着上天惩罚的降临。不少参加过第一次长沙战役的老兵心里都在犯嘀咕:这次二打长沙恐怕比上次更加凶多吉少。在这种心理支配下,日军进攻部队的战斗力莫名其妙地大幅下降,尤其是第四师团(哈?头阵竟然是大阪师团!)原本就不愿充当攻打长沙的“排头兵”,只是为了挽回“大阪兵不会打仗”的名声,才勉强在阿南司令官坚持下承担了主攻“重任”。日全食发生后,该师团许多官兵都对攻打长沙议论纷纷,认为既然上天都发出了警示,如继续攻打长沙,结果肯定好不了。

阿南对罕见的日全食却不以为然,他还饶有兴趣地特意在日记中写下了这一天象:“21日是少见的日全食,由13时15分(东京时间)开始,太阳形成下弦的月牙形,周围一带有如同黄昏的浑暗,不久,太阳就被黑暗吞噬。”然而,就在阿南欣赏完这百年不遇的日全食后不久,部队上下对日食的悲观情绪让阿南感到十分“不爽”,特别是连续接到部队士气不振的报告后,阿南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马上命令军参谋长木下勇少将传令部队:这次日食完全是一次自然现象,“我军正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任何动摇军心的“胡说八道”都将受到军法严惩!然而,阿南的训令并没有让日军士气很快振作起来,但“上天的惩罚”却很快到来。

日全食后仅几天,“上天的惩罚”就应验了,只是不在长沙地区,而在十一军的后方宜昌。由于宜昌是距重庆最近的战略门户,因此日军在1940年6月攻陷宜昌后,便派十一军第十三师团驻防。此时该师团已抽出30%的兵力支援长沙作战,宜昌实际只有1万多人防守。9月6日,蒋介石接到宜昌日军兵力不足的情报后,立即命令第6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向宜昌之敌发起进攻,以此策应长沙会战。很久没打胜仗的陈诚接到命令后即于23日调集了15个师的兵力向宜昌发起猛攻,在150门火炮的支援下,中国军队迅猛夺占宜昌日军的外围据点,仅宜昌江南岸的肉搏战,就让几百日军横死遍野。在中国军队的猛烈攻击下,日军只得从长沙方向抽调兵力向宜昌驰援,但很快就遭到中国军队的层层阻击,第十三师团铃木大队还在回援途中遭到围歼。战至10月初,守敌师团长内山英太郎中将绝望地给阿南发去诀别电,并签发了包括日侨在内的集体自杀令。不料,就在中国军队准备发动最后总攻时,日军增援部队在空中和地面火力支援下攻击中国军队的侧后,中国攻击部队只得撤出战斗。

宜昌惨遭围攻给指挥长沙作战的阿南当头一棒,尽管他命令参谋长木下勇极力封锁消息,但还是在日军中很快传开,并将其与湘鄂出现的日全食联系起来,质疑此次攻打长沙从一开始就“不合时宜”。

由于大批日军回援宜昌,对长沙的攻势成了虎头蛇尾,虽然伤亡惨重,但战果却寥寥无几。唯一让阿南感到舒心的是他利用获取的中方密码,抓住了从江西赶来增援的上高战役老对手七十四军的行踪,用3个师团实施包围攻击,让其损失7000余人才突出重围。

第二次长沙会战历时33天,日军攻占长沙的计划以伤亡4.8万余人彻底破产。日军上层对此次“加号作战”大加非议,在同年11月召开的南京作战检讨会上,阿南提出了长篇申诉,其中日全食的发生使士兵作战意志和战斗力下降是其申辩的重要理由。同年12月,阿南又对长沙发动了第三次进攻,同样以伤亡2万多人而惨遭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9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