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瑞典】瑞典国王反对诺贝尔奖:把奖颁给外国人不爱国  

2013-02-23 09:48:23|  分类: 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王这个“可怜的家伙”
【瑞典】瑞典国王反对诺贝尔奖:把奖颁给外国人不爱国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每年选代表参加诺贝尔奖典礼和晚宴,是非常民主的。”2012年12月14日,托马斯·提登带着南方周末记者走到斯德哥尔摩市政厅地下餐厅,诺贝尔家族一年一度聚餐的地方。

家族聚餐和诺贝尔颁奖晚宴同一时间,12月10日晚;同一地点,市政厅。晚宴在一楼蓝厅。家庭成员因此分列入席,一部分人在楼上,一部分人在楼下。

诺贝尔家族每年都能获得固定的座位数,参加颁奖典礼和晚宴。颁奖典礼的名额是8个,晚宴是22个。家族协会成立50年来,每次都会把这些名额分配给家族成员,方法是民主选举,老人和未去过的优先,“谁都可以申请”。

参加完2012年12月10日诺贝尔颁奖晚宴,第二天,提登和太太被国王邀请在王宫里晚宴。这是提登第四次进王宫参加宴会。这天他见了莫言,没有交谈,只是通报姓名,握了手。

提登和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同岁,也是布隆斯小学的同学。他们在同一家私立学校读书,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从七岁到十二岁。同一个年级里,国王在A班,提登在B班,两个班往往针锋相对。提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国王的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他“很听话”:“他不得不这样。可怜的家伙。”后来,他们分别上了不同的中学。

除诺贝尔奖得主外,国王还邀请了首相、教育大臣、文化大臣、王室成员、比较重要的大学校长以及各个自然科学院院士等约110人。提登觉得晚宴不比诺贝尔晚宴更好,但鹿肉好吃。那只麋鹿是国王自己打的,皇家有个狩猎场。

现年67岁的托马斯·提登在厄勒布鲁大学做教育学教授,研究企业成人教育。他在隆德大学读法学、经济学,然后在斯德哥尔摩大学读心理学,曾经负责过十几岁的青少年心理辅导。他曾到南美洲和其他国家做过很多旅行。1989年他在北京大约呆了三周,又在全中国转了一圈,拜访了一些研究城市规划的大学。

每年提登都要听所有奖项得主演讲,他更喜欢文学和自然科学。

“我要说一个关于和平奖的事情。”提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年前,有一个叫“反对核武器医生”的瑞典组织获得了和平奖,那个得主当时在提登的研究所工作,研究所在法伦市。“不过获得诺贝尔奖的是国际组织,他算是和平奖的部分得主,我曾是他的老板。这是离我最近的诺贝尔奖。”

上面吃着和下面聚着

托马斯·提登第一次参加诺贝尔颁奖典礼和晚宴是1982年。在2006年担任诺贝尔家族协会主席之前,他不是每年都参加。

1960年代,诺贝尔家族协会成立前,诺贝尔颁奖并非隆重和盛大的公众事件,诺贝尔基金会会给家族成员打一圈电话,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参加颁奖典礼。后来有了电视,典礼才成了非常盛大的活动。颁奖时间都在每年的12月10日——诺贝尔的祭日。不过整个20世纪,诺贝尔奖在科学界都是很有名、很重大的事情,因为这是科学界的第一个国际性大奖。

颁奖晚宴一般都在市政厅举行,只有2001年诺贝尔奖100周年庆典的晚宴在环球体育馆——斯德哥尔摩一个万人体育馆举行。

1901年第一届颁奖晚宴是在如今得主下榻的格兰德大酒店举行的,颁奖典礼则是在音乐学院举行的。因为那时还没有市政厅和音乐厅。在市政厅举行宴会最初是在金厅,稍微小一点,能容纳几百人,后来人数不断扩大,就移到了蓝厅举行,能容纳1300多人。

诺贝尔家族晚宴在市政厅地下餐厅举行,这个做法有15年了。每次都是50个人,先在一个小房间喝酒,然后到一个大间吃晚餐——和楼上的宴会不一样,这里吃的是圣诞自助餐。

提登作为家族协会主席,现在每年都坐在蓝厅参加晚宴。以前他也曾坐在地下厅,和家族成员一起吃晚饭。2012年参加圣诞聚餐的有53个人,从婴儿到85岁的都有。吃到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大约有十一二个人会上到金色大厅,和参加完诺贝尔晚宴的人群一起跳舞,有一个专门的通道可以通到那里。十二点半舞会结束后,很多年轻人会去参加夜间聚会——斯德哥尔摩的四所大学,会组织“后半场聚会”。他们乘坐公共汽车去,大家跳舞、吃东西,喝酒。2012年的夜间聚会,是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

财产烟消云散,除了诺贝尔奖

诺贝尔家族现在有340个成员,他们都是伊曼纽尔·诺贝尔的后代,伊曼纽尔·诺贝尔有很多孩子,只有三个活了下来:罗伯特、路德维克和阿尔弗雷德。最小的兄弟伊米尔也有一个炸药工厂,他被炸死了,没有孩子。

老大罗伯特有两个孩子,老二路德维克有七个孩子,而老三阿尔弗雷德——大家都知道的诺贝尔奖金的设立者——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嗣,所以诺贝尔家族传下来的是9个分支。

托马斯·提登是三兄弟中老二路德维克的第四代后裔。

三兄弟资产最大的是路德维克。路德维克1888年去世,那时他的企业正处在上升阶段。1900年,路德维克这一支实际上领导着诺贝尔企业。企业进行了重组,资产甚至超过了挪威、瑞典、丹麦三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斯文·赫定当年得到诺贝尔的资助去中亚探险,经过巴库时去拜访了路德维克。阿尔弗雷德·诺贝尔也支持了很多探险活动,其中包括安德烈乘坐热气球去北极——虽然失败了。

俄国革命后,苏联没收了诺贝尔家族在那的全部财产,实行国有化,诺贝尔家族从此衰落。在这之前,罗伯特家族已在瑞典。路德维克家族1918年从阿塞拜疆逃出来,那里有诺贝尔家族的油田,他们经营着可能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他们经过波兰或者芬兰逃回。大部分人在斯德哥尔摩,还有一部分在赫尔辛基。

传说诺贝尔家族三兄弟都有一个同样的旅行箱。但托马斯·提登只知道阿尔弗雷德有一个特别的旅行箱:“这箱子应该在诺贝尔博物馆里。”

他们逃出来时带的最重要的东西是珠宝,因为便于携带。还有油画,阿尔弗雷德收藏艺术品。路德维克也收藏了一些俄罗斯艺术品。祖先伊曼纽尔是法贝斯最大的顾客,法贝斯是当时最负盛名的俄国珠宝匠,生活在圣彼得堡。伊曼纽尔是他最大的顾客,第二大顾客是沙皇。伊曼纽尔在法贝斯那里订造了大量珠宝首饰,把它们分送给了亲戚。

托马斯·提登从他祖辈那里继承着一些俄罗斯的高大香炉、银器和一点首饰。“我有几件戒指、胸针、钻石,还有一个盘子,上面装饰了东西,是玉做的。”提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有个亲戚带了件动物雕像,上面有很多钻石,是为纪念诺贝尔公司的石油产量达到了100万吨,在法贝斯订购的。两年前亲戚以2000万克朗的价格卖掉了它。

家族衰落后,这个家族的人开始从事不同的职业,一部分在工商企业界,一部分是医生、教授……他们分布在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加拿大的多伦多。两年前有人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工作,刚刚回瑞典了。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设立遗嘱的时候,有很多人反对。其中包括瑞典国王奥斯卡二世,那是1898、1899年前后,国王认为把奖颁给瑞典以外的人是不爱国的,而阿尔弗雷德遗嘱设立的这个奖项是不分国籍的。

“伊曼被叫到了王宫,国王对他说,不能这样。伊曼回答:我就是要这样,你不能干涉我们对自己财产的支配。”提登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伊曼曾是诺贝尔指定的遗嘱执行人、他的侄子伊曼纽尔·诺贝尔,总部设在圣彼得堡的“诺贝尔兄弟石油公司”的总经理。但诺贝尔最后的一份遗嘱指定他信任的助手索尔曼做执行人。

诺贝尔决定把他自己的财产捐献做基金,而他的钱中,有10%是来自兄弟们企业的股份。

遗嘱也遭到了诺贝尔亲戚们的反对。1893年遗赠给两个亲戚20%遗产的遗嘱,在1895年减少为只遗赠给几个侄子和侄女100万瑞典克朗。

“还有几个比较小的包裹寄给了几个抱怨这个遗嘱的亲戚。阿尔弗雷德在瑞士的‘女性熟人’索菲亚也得到了一部分,但数目不是很大。”提登说。

据史料,原来的遗产执行人伊曼以原来的股价(384万瑞典克朗)收购了俄罗斯境内的“诺贝尔兄弟石油公司”中属于诺贝尔的(营运财产相当于523万瑞典克朗)股权,也使今后的诺贝尔基金会失去了一笔不小的财产。

“皇家科学院的人说我们没时间管这个。他们也嫌麻烦。”提登说,皇家科学院的负责人甚至建议把这个巨额财产直接赠予学院而不是用来颁奖。

这几乎是那些年诺贝尔家族惟一一次与王室发生矛盾——在诺贝尔家族最强盛的时候,家族和国王及王室关系一直都很好。当1901年第一届诺贝尔奖颁奖的时候,国王奥斯卡二世没有出席,只有王储出席。从1902年开始,国王开始出席了颁奖典礼和晚宴,这一习俗一百多年没有变。

诺贝尔家族在俄国革命中被没收的财产,直到苏联解体,俄罗斯政府也没给予他们任何补偿。

1996年,诺贝尔整个家族参观了圣彼得堡,拜访了祖先的墓地,当时圣彼得堡市的副市长帮他们照顾孩子,这个副市长很会照顾小孩,他叫普京。

“多亏诺贝尔奖,这成了瑞典的资源。而其他的财产都烟消云散了。”提登说。

“诺贝尔”怎么能随便用

2012年12月14日上午,提登站在1923年建成的斯德哥尔摩市政厅广场前,广场积满大雪,前面是梅兰湖。诺贝尔家族的先祖伊曼纽尔的故居,就在市政厅附近。

提登指着市政厅外墙上的诺贝尔奖浮雕,浮雕有五种图形,分别代表“文学、医学、物理学、化学与和平”五项诺贝尔奖,而“经济学奖”不在其中。

1969年第一次设立诺贝尔经济学奖,但引来各方面的批评,一部分来自家族成员,另一部分来自家族以外。

从诺贝尔家族协会的官方声明中,可以知道,当时的家族协会主席是签名承认这个奖项的。不过还有一个保留意见,就是原则上要把经济学奖和其他奖项区别开来。“我认为实际上我们没有这么做。”提登说。

诺贝尔基金会要想变更诺贝尔奖评奖,就一定要征求诺贝尔家族协会的意见,“1960年代的时候他们是这么做的。他们还得经过皇家科学院的同意。”提登回忆说。

皇家科学院同意了。提登认为在介绍诺贝尔奖的时候,应该更加明确一点,“经济学奖”不是来自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奖金,而是瑞典国家银行为纪念诺贝尔而颁发的奖金。

其他五项奖都是从诺贝尔基金会出钱——阿尔弗雷德的钱,和这些年赚进来的钱一道,支付诺贝尔奖的奖金,以及学院为决定这些奖项所进行的工作的费用。至于其他围绕诺贝尔基金会的活动费用,则来自他们的传媒公司,用的是他们自己的钱。

“换个不同的地方去颁发这个奖,是不可能的。现在经济学奖已经50年了,大家已经接受它了。”提登说。

提登是诺贝尔家族协会的第4任主席。协会每五年召集一次家族会议,15岁以上的后裔都具有选举权。

“主席的职责是领导工作,用英语说就是两个‘P’的工作,保护(Protect)和促进(Progress)。”提登说。

像对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干预就属于“保护”的工作。保护“诺贝尔”的名字很重要。因为不断有人提出要设立新的奖项,想要利用“诺贝尔”这个全世界最有名的商标。这样的建议也可能来自家族成员。

2007年,家族中有个人想在美国达拉斯设立三个新的“诺贝尔”奖项,是关于环境或可持续发展的奖。

“当我们听说这事以后,诺贝尔奖基金会的主席和我写了一封信给大会,我们发出这封信30分钟后,就得到达拉斯方面回复,说他们收回了这个建议。”提登说,诺贝尔家族协会用不同的方法来维护诺贝尔品牌。有人想在圣彼得堡颁发一个路德维克·诺贝尔奖,这时协会通过瑞典在莫斯科的使馆,和俄罗斯在斯德哥尔摩的使馆做出反应。“我们一起对普京说:这是错的。然后他也释放了信号。”

有些人也在合法地使用诺贝尔这个品牌。比如有个家族里的人,他把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起名叫“彼得·诺贝尔律师事务所”,“这是完全合法的,他自己拥有这个名字。”提登说。

提登发现有人在马尔默开了一家“诺贝尔比萨店”。家族协会对这种比萨店的挂名做法是“不理他”,“你理他他就出名了”。

诺贝尔家族协会也对诺贝尔品牌做过开发,不过用的是他们自己的名字。有个家族成员设立了一个给学生的奖学金,在巴库,叫作“西里·诺贝尔基金”,那是一种友情的资助,钱是他自己出的。大约在两三年前设立,只是给学生颁发的奖学金。

家族协会做的最重要的工作是“促进”。他们会组织很多家族会议。上一次的会议决定设立一个工商业历史的展示中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计划,需要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巴库、赫尔辛基搜集诺贝尔的档案,并进行研究。

诺贝尔家族协会通过电子邮件与340个成员联系。家族后裔的九个分支,每个分支有一个代表。作为主席,托马斯·提登发通知给这九个代表,他们再发给他们下面的人。

每年托马斯·提登要和其他人一起写份年度事务报告,内容包括:发生了什么事、谁出生了、谁去世了。家族协会有自己的档案馆,还试图把一部分转到国家档案馆的工商企业历史中心去。

诺贝尔档案馆有20个,分布在各地,莫斯科、圣彼得堡、巴库、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等。2012年9月,40个诺贝尔家族成员在卡尔斯库格市聚会,那里有一个诺贝尔博物馆。阿尔弗雷德曾在那里建有一个工厂,他最后几年住在那里。

诺贝尔家族协会和诺贝尔基金会有非常好的合作,他们定期去诺贝尔基金会,倾听他们的主管对工作的想法。但家族没有人参与基金会工作。现在在诺贝尔基金会的人,一部分是工商企业界代表,其余来自各学院。

“政府没有介入对诺贝尔遗嘱的执行,诺贝尔基金会也没有。这完全是由几个学院决定的。”提登说。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