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美帝】华尔街的血色往事  

2013-05-04 10:37:16|  分类: 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全美金融心脏,华尔街所在的曼哈顿区见证过各种矛盾冲突。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个金钱的游戏场上便时有声讨权贵的事情发生,其中一些还沾染了血色。

【美帝】华尔街的血色往事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身背炸药的来访者

1891年12月4日,在纽约曼哈顿区闹市,一个身背褐色书包,衣着寒酸,自称亨利·诺克罗斯的男子,走进装修豪华的百老汇71号大厦某公司的接待区,说有急事与金融富豪兼铁路大亨拉塞尔·赛奇商谈。一位叫莱德劳的职员把来客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冷冷地告诉他:“赛奇先生正在开会,没时间接待阁下。”

根据《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诺克罗斯不肯罢休,“操着很大的嗓门”坚持要求赛奇出来。他的强硬态度最终起到了效果——被吵闹声搅扰的赛奇露面了。

“我想对您进行一次专访。”诺克罗斯的语气很平静。

以为来者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记者”,家财万贯的赛奇当然不肯多耽误时间,一口回绝了对方的请求。岂料,诺克罗斯又递过来一封信,向赛奇索要120万美元,后者恼怒地叱骂诺克罗斯“立刻滚蛋”。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只见诺克罗斯把那个看似普通的书包往地上一掷,一声巨响过后,现场顿时````——原来,书包里满满当当地装着硝化甘油炸药!诺克罗斯当场身亡,赛奇、莱德劳以及另一名职员都受了伤。

滑稽的是,因爆炸而终生残疾的莱德劳,后来居然控告赛奇在爆炸时拿他当人体盾牌。虽然民事法庭判决赛奇赔偿莱德劳7万美元,但小气的赛奇一毛不拔,索性与莱德劳在法庭上打起了持久战,最终,无权无势的莱德劳没从自己的老板那里得到一分钱。

“用行动控诉资本主义”

次年7月,噩运又降临到亨利·弗里克的头上。此人是产业巨子安德鲁·卡内基在钢铁行业的合伙人,雇佣了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侦探,去位于匹兹堡南部的钢铁厂阻挠罢工活动。试图强力驱散人群的侦探与工人们爆发混战,虽然各方对事件细节的描述不甚相同,公认的说法是,双方总共死亡10人,另有数十人受伤。

此后不到两星期,家住纽约的22岁男子亚历山大·伯克曼动身前往匹兹堡,随身带着手枪和一柄淬毒的钢锉,声称要“用实际行动控诉资本主义”,为工人们讨个说法。伯克曼出生于立陶宛,当时正与有名的俄裔美籍无政府主义者埃玛·高曼同居。

伯克曼的运气比诺克罗斯好不少。他顺利进入了弗里克的办公室,二话不说就冲着目标连开3枪,又用钢锉刺中了后者。直到此时,人们才如梦初醒,把凶手拖出去打了个半死。

弗里克侥幸保住了性命,伯克曼则因谋杀罪锒铛入狱。让人始料不及的是,22年后的1914年,获准保释的他居然重操旧业,再次将目标锁定为石油大王约翰·洛克菲勒,涉嫌参与策划了“世界产业工人联合会”炸毁前者位于纽约塔里敦的住处的企图。

之所以说袭击洛克菲勒只是“企图”,是因为有关行动根本没造成实质影响。“世界产业工人联合会”先把炸药储藏在列克星敦大街的一处临时隐蔽地,未曾想因保管不善,还没等启运上路,便于当年的美国独立日自行引爆,4名联合会的看守被炸身亡。虽然被怀疑是这起阴谋的策划者之一,但由于证据不足,伯克曼并未再次受到起诉。

肯尼迪之父历惨案

就破坏程度来说,比起1920年9月16日的血腥一幕,上述这些举动都属于“小打小闹”。那天中午,一辆红色四轮马车行驶到华尔街23号门口停下——这儿是J·P·摩根财团总部所在地。车夫逃离现场几秒钟后,雷鸣般的爆炸声便震撼了整个曼哈顿区。根据美国《史密森尼杂志》一篇文章的描述,街边大楼12层以下的遮阳篷全都像火炬般被点燃,冲击波震碎了附近的每一扇窗户,就连半英里以外的一些玻璃制品都难逃厄运。

爆炸的气浪把许多人掀翻在地,其中包括一位名叫约瑟夫·肯尼迪的股票经纪人;说起他的儿子,大家应该再熟悉不过——约翰·肯尼迪,美国第35任总统。

惊魂稍定的银行家与商人们纷纷跑出各自的办公室,他们面前的现场可谓惨不忍睹:一栋大楼的水泥墙上,嵌着一位女性遇难者的头颅,帽子依然戴在头上。离爆炸中心不远处,拉马车的马匹的躯体居然仍能辨认出来,它的4只蹄子却被分别炸到了不同的街区。

彼时,摩根本人正在英国度假,他的儿子朱尼厄斯受了轻伤。按照美国执法部门的说法,在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168人死亡,500多人受伤)之前,此次事件是发生在美国本土的最严重的袭击,有39人当场身亡。以当时的货币计算,爆炸造成的损失高达200万美元,然而始终无人声称对此负责。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