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毛国】我就是不服!——毛子与车臣混战史  

2014-08-23 22:43:56|  分类: 毛国人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10月,40余名车臣绑匪突袭莫斯科,制造了惊骇世界的重大人质危机。俄罗斯特警部队果断出击,全歼绑匪,打击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随后,俄罗斯停止执行已经宣布的从车臣撤军的计划,迅速加大了在车臣的军事剿匪力度。然而,车臣分裂分子并未堰旗息鼓。他们重拳出击,在车臣袭击警察机构,攻击俄军直升飞机,导致俄军重大人员伤亡。随后又在莫斯科制造公共汽车爆炸案,在车臣境内绑架国际红十字会人员,在北高加索山区继续推进游击战争,甚至派头面人物到丹麦参加世界车臣人大会,试图在国际舞台上推进所谓的车臣事业。
 【毛国】我就是不服!——毛子与车臣混战史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车臣之乱缘何屡平不定,俄车冲突何以旷日持久,北高加索的历史沉病为何滴血不止?要理清个中原委,必须从头说起。车臣人是北高加索地区最古老的土著民族之一,属欧罗巴人种巴尔干一高加索类型,其语言属高加索语族中的纳赫语。车臣人的祖先最早生活在崇山峻岭之中,直到16世纪才陆续移居捷列克河及其支流松日河、阿尔贡河的河谷地带,直到19世纪初才以俄文字母为基础创立本民族的书面语言。虽然车臣的语言文字和近现代发展历程与俄罗斯密切相关,但车臣人并没有阪依俄罗斯人信奉的东正教,而是和高加索地区的其他居民一样,始终悟守从阿拉伯传人的伊斯兰教,属逊尼派中的穆里德派。
  车臣历史上屡遭侵略。激烈反抗外来统治的历史使车臣人形成了莱警不驯的民族性格。从公元7世纪起,车臣人属于阿兰尼国。13世纪时,被蒙古靴靶人征服。14世纪末,中亚的贴木儿帝国进占北高加索。16世纪后,又被邻近的卡巴尔达、库梅克汗所统治。波斯人、土耳其人也曾染指过这一地区。正是在这时,俄罗斯开始筹划南下,旨在夺取整个高加索,打开通向中亚和印度洋的战略通道。但俄罗斯的扩张遇到了以库梅克为主的北高加索各族人民的顽强抵抗。在亚美尼亚古书中被称为“强人”的车臣,反抗尤其激烈。
【毛国】我就是不服!——毛子与车臣混战史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19世纪中期,俄罗斯发动了高加索战争。车臣人先是跟从卡齐一穆罕默德参加伊斯兰“圣战”,而后加人沙米尔建立的伊斯兰教长国,与其他高加索山民一道共同反抗“异教徒”统治。为了“消灭和赶走”包括车臣人在内的山民,“迫使其余居民无条件地放下武器”,完全兼并北高加索,俄皇政府一方面大量地驱逐当地土著居民,一方面无休止地向该地区移民,车臣和北高加索其他各民族很快成为少数民族。使车臣人与俄罗斯人因此结下 深仇大恨。
  奇特的历史和特殊的文化相互作用,使车臣人形成了“奔袭式”的生活方式和氏族宗法式的社会关系。社会以大家庭为基本单位,每个家庭一般都有40—50人之多,每个村庄都建有作战高塔。他们的作战对象,既可以是“异教徒”,也可以是毗邻民族,还可以是族内其他家庭。为了替本家庭、本氏族“报仇雪恨”,车臣人不仅会“子报父仇”、“世代复仇”,甚至可以对“欠下血债”的其他家庭、氏族或民族“大开杀戒”。由于这一习俗,他们可以为出世以前的家庭“冤仇”讨还血债,也可以因为自己毫不知情的“世仇”而无 端受害。这种根深蒂固的“血亲复仇”习俗,是车臣人与其他民族经常发生冲突的重要原因,也是车臣与俄罗斯的矛盾无法化解的主要障碍。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受国际帝国主义、伊斯兰世界势力、沙皇帝国势力的挑唆,北高加索各族穆斯林几乎全部卷入反苏叛乱。在孟什维克领导的格鲁吉亚的直接支持下,戈钦斯基领导的车臣和达吉斯坦的“人民起义”影响相当大。北高加索因此成为反苏叛乱最剧烈的地区之一。
  1920年底,俄国的国内战争已近尾声,但北高加索的叛乱仍未止息。1921年初,俄中央不得不专门作出决议,指示有关方面尽快解决格鲁吉亚向达吉斯坦和车臣提供援助的问题。但直到1923年,北高加索问题仍未解决,戈钦斯基领导的叛乱仍在继续。匪帮的袭击和侵扰搞得交通瘫痪、经济紊乱、社会毫无安全可言。远在莫斯科的中央政权为此焦头烂额。当时负责处理北高加索事务的伏罗希洛夫,甚至向中央进言,要“借助车臣盗匪本身来消除车臣的匪祸”。正因为如此,赫鲁晓夫晚年回忆那里的形势时,仍咬牙切齿地说,“北高加索遍地是土匪”。
  苏维埃俄国初期,车臣与印古什共同加入了捷列克苏维埃共和国,而后又同其他民族一起共组北高加索山民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但这些山民独立性都很强,根本搞不到一块,该共和国不久被撤消。1922年11月底,车臣单独成立民族自治州。为体现中央政权对此事的重视,1923年1月,俄中央派伏罗希洛夫、米高扬、布琼尼等大员亲临自治州成立大会。经验丰富的伏罗希洛夫对车臣的前景非常忧虑。他向中央报告说在车臣,“毛拉是唯一文明的力量,享有无限的影响力”,“居民们生活在原始愚昧和对‘神’的畏惧之中”。那些“能说会道”的共产员,根本不懂得如何解决车臣的问题。所谓的“依靠贫苦分子”、“同毛拉和族长作斗争”,不过是他们掩盖无能的幌子而已。
  1925年,车臣人杀害两名苏军战士,车臣问题再次凸显,北高加索党组织作出了“车臣政治局势更趋尖锐”的判断。为稳定局势,经斯大林批准,有关各方集结重兵,于当年8—9月间在车臣境内开展了大规模的平叛行动。在这次行动中,车臣“所有能拿起武器的人都进人了山区,村庄里只留下老人、妇女和儿童”。苏军虽然有时会受到“面包和盐”的礼遇,但在更多情况下,遭遇的是疯狂反抗。苏军不得不借 助于大炮和飞机轰炸,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解除车臣人的武装。为了逼迫车臣人交出叛匪头目戈钦斯基,苏军曾不得不扣押车臣上层人士作为交换。事后,苏联安全机构查明,在当地苏维埃政权和党组织中,有些车臣族干部暗地支持和帮助分子与苏军作战。这些人都受到了严厉惩罚。
  从表面看,苏联1925年在车臣平叛的军事行动中取得重大胜利。苏军不但缴获2万支步枪、3000只手枪和5万发子弹,而且俘获了叛匪头目戈钦斯基等人。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当时任苏联军事革命委员会副主席的温什利希特向中央提出警告说: “如果不在军事行动之后随即广泛开展实现苏维埃化、改善经济状况和提高文化水平方面的工作,军事压力取得的积极成果也会付之东流”。
  温什利希特不幸言中了。由于军事平乱后的后续工作没有做好,车臣问题依然如故。1934年,车臣自治州与相邻的印古什自治州合并,面积2万平方公里。1936年,车臣一印古什自治州升格为自治共和国,车臣的民族自治地位进一步提高。但车臣人并没有对此“感恩戴德”,车臣与俄罗斯的隔阂和矛盾仍时隐时现。
  二战期间,德国法西斯占领了北高加索。车臣人中的民族主义分子和宗教派别分子借机反苏,并且“将居民推上了与希特勒的军队直接合作,反对苏维埃政权的道路”,苏联领导人决定撤销车臣一印古什自治共和国。1944年,40多万车臣人和印古什人被强行移居到中亚和其他地区监视居住。被迁移者中既有各种荣誉勋章获得者、集体农庄先进生产者,也有卫国战争参加者、残废军人。在这次“强迁”行动中,有成千上万的车臣人和印古什人逃跑,有人甚至准备回北高加索山区开展反苏游击战。据统计,这期间,共有3745人因参与反苏活动而被捕,另有3078人因参与匪帮造反而被镇 压。
  战后,赫鲁晓夫统治时期,中央政权为车臣人、印古什人和其他所有被强迁的民族落实了政策。车臣人大批返回北高加索,车臣一印古什自治共和国得以恢复。在这一过程中,车臣人、印古什人与其他地区迁人北高加索的其他民族发生了尖锐对立,有的地方连续出现大规模械斗和冲突。有的车臣人高呼“车臣政权万岁”、“我们要宰俄罗斯人”等口号,俄罗斯人和其他民族的居民纷纷外逃。也有些俄罗斯人不甘示弱,在非车臣族居民中煽动反车臣情绪,在群众集会上高呼反车臣口号,为民族冲突火上浇油。
  为缓和民族矛盾,苏联政府惩治 了不少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其中既有车臣人,也有俄罗斯人。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政策,没有解决车臣人与其他民族的互信问题,反而留下了更加深重的后遗症。勃列日涅夫时期,“车臣综合症”不时复发。据有关资料,从1958年到1972年的14年间,车臣人因各种犯罪活动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达11.5万,平均每6个城市人口中就有1人是犯罪分子,其比例大大高于其他民族。
  那时,苏联从不披露民族关系内幕。各族人民形成了“统一的人的历史共同体”的虚假宣传,使外部世界对车臣问题一无所知。直到不久前,人们才 从当时的克格勃主席安罗德波夫的报告中得知,尽管苏联当局进行了几十年的无神论教育,但车臣人对伊斯兰教笃信不移。车臣一印古什共和国内,穆里德教派共有300余个!宗教活动积极分子多达1.2万人,而且不乏苏共党员、预备役军官、工厂经理、作家等精英人物。安德罗波夫建议,鉴于车臣一印古什形势持续紧张,存在着经常不断的挑唆性反社会行为,应在那里驻扎特警部队和正规部队,加强安全机构。
  80年代中期,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发动“··········”,使本来就错综复杂的族际关系陷人一片混乱。这时,车 臣一印古什自治共和国有人口150万,其中车臣人占53%,印古什人占12%。在苏联政局日趋混乱、各地民族分裂运动风起云涌之际,以退役空军少将杜达耶夫为首的车臣民族主义者,正式举起了民族分裂主义的旗帜。
  1991年苏联发生“8·19”事件,车臣一印古什的政局剧烈动荡,民族分裂势力推翻了当地的合法政权。苏联被迫仓促成立临时最高委员会,以管理当地事务。但是,杜达耶夫领导的民族主义组织车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执委会主张车臣一印古什独立,拒绝临时最高委员会的领导。当时,苏联中央政权受“8·19”事件严重冲击,已处于瘫痪状态,无力顾及此事。由叶利钦控制的俄罗斯当局派副总统鲁茨科伊亲临车臣处理危机。鲁茨科伊不了解车臣人的民族心理和社会情绪,简单粗鲁地谴责杜达耶夫等人的行为是“强盗行径”。结果,他不但没有遏制住车臣的分裂运动,反而使杜氏声名大噪。
  1991年10月27日,杜达耶夫当选为车臣一印古什自治共和国总统。当时,俄罗斯当局忙于夺取联盟中央权力,除简单地宣布此次选举非法外,并没有采取任何强有力的反分裂措施。杜达耶夫得寸进尺,宣誓就职时公然表示,车臣一印古什决心摆脱俄罗斯“这个独裁的帝国”。北高加索地区14个穆斯林民族代表共同组成的“山地民族联合会”也宣布,它要在整个北高地区动员志愿人员保卫“车臣革命”。车臣就这样成了“独立的主权国家”。
  为防止事态蔓延,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不得不颁布在车臣实行紧急状态的命令,同时宣布派总统代表组建车臣临时政府,派军警前往车臣“恢复秩序”。杜达耶夫毫不示弱,组建6万人的国民卫队与俄军对抗,同时宣布车臣进入“战争状态”。在这种形势下,一些崇拜西方观念的政治家强烈反对在车臣“动武”。俄联邦议会经过激烈辩论,否决了在车臣实行紧急状态的总统令,责成联邦政府以谈判方式解决车臣问题。全面瘫痪的苏联中央政权和软弱无力的俄罗斯政府,眼看着车臣在分裂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无可奈何,一筹莫展!
  以杜达耶夫为首的车臣当局坚持分裂,决意不再以任何方一式加人俄联邦。他们既不组织选民参与俄联邦议会选举和全民公决,更不向联邦中央财政上缴税金。这时,车臣与印古什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也在升级。为避免车印之间矛盾激化,1992年春,俄联邦议会批准车臣、印古什分开,各自单独建立共和国。分开后,车臣共和国面 积为1.7万平方公里,人口60余万,但车臣问题仍未解决。车臣分裂运动扩延到整个北高加索的危险性日益增大。
  随着杜达耶夫在分裂的道路越走越远,他所领导的武装声势日壮,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猖狂活动,各种形式的恐怖活动持续不绝,抓捕人质成了家常便饭。车臣经济、社会生活乱得一踏糊涂。车臣民族内部开始发生分化。1994年7—11月间,车臣共和国内部反对杜达耶夫的势力建立了临时政府。车臣爆发大规模内战,首都格罗兹尼等地平民死伤极为惨烈。
  当时,俄罗斯有关部门对杜达耶夫的反对派寄予很大希望,打算借助 这支力量解决车臣问题。为此,俄罗斯安全机关秘密地向他们提供了财政和军事援助,甚至直接派人参加战斗,结果遭到失败,大批俄罗斯军官兵被俘。此举进一步激化了杜达耶夫的反俄情绪和分裂立场。俄罗斯安全部门弄巧成拙,使俄罗斯当局不仅在本国人民面前,而且在世界舆论面前大跌眼镜。
两次大规模战争至今未果,车巨和平不会很快来临
  1994年11月29日,叶利钦发出紧急呼吁,要求车臣冲突双方48小时实现停火、解散非法武装、立即释放被抓获和劫持的公民。杜达耶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一呼吁。12月9日,叶利钦下达解除杜达耶夫非法政权及其非法武装的命令。11日,第一次俄车战争全面爆发。俄军集结了数万大军,动用了除核武器外的几乎所有现代化兵器。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俄军攻占了格罗兹尼,但杜达耶夫拼死组织抵抗,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的“速胜论”成为笑柄。
  面对战场处境极为困难、反战势力压力增大、西方国家一再施压的复杂局面,俄联邦政权对车臣采取了以战促和方针,但双方几度接触与谈判均告失败。1995—1996年间,车臣匪帮多次突袭达吉斯坦,在布琼诺夫斯克、基兹利亚尔等地制造数起恶性人质危机。俄军虽然动用武力救出了大部分 人质,但每次都不得不付出很大代价,车臣绑匪每次都能顺利突围。
  1996年3月,谋求连任总统的叶利钦出于竞选需要,宣布在车臣停止军事行动,分阶段撤军,举行议会选举,通过中间人与杜达耶夫谈判车臣地位问题,遭到拒绝。4月23日,杜达耶夫被俄军导弹炸死。车臣作家扬达尔比耶夫取代杜氏,继续领导车臣分裂运动。当年8月,车臣武装发动猛烈反攻,俄军遭受重创。叶利钦委派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与车臣领导人谈判。8月底,俄车签署联合声明,宣布双方无条件停止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并以此作为谈判和政治解决车臣问题的基础;车臣地位问题推迟5年,于2001年底以前予以解决;1996年10月以前,共同组建联合委员会,负责监督俄总统有关命令的执行;就俄罗斯撤军、打击犯罪和恐怖活动、在车臣恢复社会和经济生活制定建议并采取共同措施。
  1997年1月,俄军撤离车臣。持续20个月的第一次俄车战争宣告结束。这场战争导致3—4万人死亡,其中多为平民百姓,难民总数约为35万。车臣境内一片废墟。俄方在战争中损失了数千官兵,包括一位将军。战争结束后,车臣局势没有好转,绑架人质、滥杀无辜、毒品走私等各种暴力和恐怖 事件经常发生。1997年1月在合法选举中当选总统的马斯哈多夫表示,车臣要通过政治方式实现独立,建立伊斯兰国家。俄方对他当选车臣总统表示满意,重申了和平解决危机的方针,但马斯哈多夫坚持认为,车臣共和国已是主权独立国家,拒绝派代表参加联邦议会,更不向联邦预算缴款。俄罗斯在这次车臣战争中一无所获。
  1999年9月上旬,1200名车臣匪徒侵人达吉斯坦,试图与当地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整合,共建伊斯兰共和国,合力推进分裂运动。与此同时,车臣匪徒在莫斯科等地发动一系列恐怖袭击,造成近300人死亡、上千人受伤的新血案。俄罗斯于当年10月打响了第二次车臣战争。据俄罗斯官方宣布,在这场战争中,俄军2000年消灭车臣匪帮1.3万人,2001年消灭1.1万人,2002年又消灭1.3万。按照这一数字,车臣匪帮似乎早就斩尽杀绝了。然而,时至今日,车臣战事远未结束。车臣叛匪仍能以碎不及防的方式重创俄军。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