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美帝】美帝的黑历史——以身为英国人为荣的托马斯·杰斐逊  

2015-02-27 11:52:17|  分类: 全球霸主美利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马斯·杰斐逊,美国第三任总统(1801~1809年在任这货后来也被刻在总统山上了),是深受后世美国人爱戴的“英明领袖”。可他也曾经以身为英国人、学习母国文化为荣。只是到了北美各地纷纷揭竿而起、不再唯母国是瞻后,包括杰斐逊在内的美国“领导集体”,才一改以往对英国的亲近语气,开始针锋相对。他们同时在两条战线上、用两种武器,展开了独立战争。
【美帝】美帝的黑历史——以身为英国人为荣的托马斯·杰斐逊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元帅大人的没节操配图
  第一条战线,就是武装斗争。“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道理,华盛顿、杰斐逊等人都想明白了,请愿也好,畅谈理想也罢,都赢不来北美独立。“革命”是要重新划定各方利益关系,免不了要动刀动枪,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

  另一条战线,就是抢占舆论高地。不仅要让北美民众认识到,他们已经不是英国人,而且在品质、才具、潜力等各方面,都不输于英国人,从而激发起集体自豪感,自觉选边站队,加入“美国人”的行列。

  北美宣布独立后,一位名叫雷纳尔的神父曾以鄙夷的口吻说:“美国尚未产生过一个优秀的诗人,真正有能力的数学、艺术和科学方面的天才。”这反映了当时欧洲人对北美人的普遍看法:你们虽然是欧洲人的后裔,但毕竟去了一片蛮荒之地,各方面不可避免都会退化。

  这下子杰斐逊的火气起来了。这位《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马上写成一篇战斗檄文予以反驳:在战争中我们产生了一个华盛顿,在未来的世纪里,在世界上最杰出的人物中间,他会占据其应有的位置;在物理学方面,我们曾产生了富兰克林,当代没有一个人的发明超过他;我们认为里顿豪斯先生(编者按:18世纪美国的天文学家,制作美国第一架天文望远镜)可以与现在活着的任何一个天文学家媲美。

  他宣称:“美国虽然昨天还是一个儿童,但已经证明,很有希望产生可以激发人们最高尚的感情、召唤人们去行动、加强人们的自由,并且把人们引向幸福的天才和品质高尚的人群。”

  反对母国,实际上就是反对以前的自己。对华盛顿、杰斐逊来说是这样,对才华横溢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来说,何尝不也一样?北美闹独立前,他曾把英国比喻为一位聪明而又善良的母亲,把大英帝国说成一个大家庭,并且坚定表示:削弱这个大家庭的任何一部分,都会削弱整个大家庭。现在,这群最忠实的“英国人”,却出尔反尔,要造母国的反了,必须得替自己的反叛行为找个“说法”才行。

  殖民地精英最先抛出来两个“说法”:一个是不反对英国国王,只是反英国议会;另一个是“无代表、不纳税”。他们的理由是,殖民地是从国王那里获得特许状的,与英国议会无关。他们甚至提出,殖民地和英国事实上是不同的国家,就像以往英格兰和苏格兰是两个国家那样,后来之所以联合,只是因为效忠于一个共同的国王。他们起初的想法是,要和英国国王搞“统一战线”,来抗拒英国议会在北美征税。

  但仔细分析,殖民地精英们的“思想武器”,大有虚晃一枪的意思。先说“只效忠国王而不必效忠议会”的说法,实际上是玩了一把“历史穿越”,有意无意把17世纪以前的英国政治制度,当成了18世纪的英国现实。17世纪之前,英国的确有过强势君主时期,英国国王也想学中国皇帝的“朕即天下”,要独揽王国大政方针。然而,经历英国内战(1642~1651年)和光荣革命(1688年)后,进入18世纪,原先由国王、贵族院、平民院分享的英国国家主权,逐渐归于英国下议院,英国国王只是“虚君”。国家主权归谁,当然应该效忠于谁,殖民地精英还说要效忠于英国国王,就于理不通了。

  “无代表、不纳税”之说,也有点站不住脚。当时英国本土像谢菲尔德、伯明翰、利兹之类重要工商业城市,也像北美殖民地一样,在英国议会并无代表权,但它们都必须纳税。英国议会向北美征税,并非像殖民地精英们所说的那样,是拿它们另眼看待。相反,殖民地不想缴税,其实是在向母国索要特权。

  北美殖民地精英们扛着义旗向母国打“回马枪”之时,根本不会考虑到,振振有词的“造反有理”,实际上经不起太多推敲。独立战争发生100多年后,美国政治学家梅里亚姆说了实话:当年殖民地精英们只服从国王不服从议会的说法,当时就已经过时了;而“无代表、不纳税”的说法,当时又言之过早,因为此前并无这样的先例。

  独立的大旗一旦打出来,就没有了回头路,反叛者的调子会越喊越激进。独立战争打响前后,北美殖民地精英不仅觉得英国议会“不可靠”,甚至公开宣称英国国王也“不可靠”了。

  后来曾接替华盛顿,当上美国第二任总统(1797~1801年在任)的约翰·亚当斯,最初也曾说过:“美洲人无疑应当效忠于国王乔治三世本人,上帝保佑他顺遂昌隆。”他的话音未落,北美大地上四处飘扬的更响亮的声音,是托马斯·潘恩(美利坚合众国名称的始创者)所言:“对上帝来说,一个普遍的诚实人要比从古到今所有加冕的恶棍更有价值。”

  在英国国王乃至整个英国统治制度成为“革命对象”后,北美殖民地精英煞费苦心,用上了更加“高精尖”的思想武器,比如自然权利、天赋人权、社会契约等等理论。有趣的是,这些当年令人眼花缭乱、不知如何应对的新奇理论,原产地都是英国本土——正像梅里亚姆所说的:“革命理论的各项基本原则几乎统统是上一世纪英国政治哲学的翻版”。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马克思的名言:资产阶级为自己准备了掘墓人。

  然而,如“只效忠国王、不效忠议会”“无代表、不纳税”一样,自然权利、天赋人权、社会契约等等,貌似有理,实则含糊其辞。到了19世纪,如功利学派创始人、英国思想家边沁,就直言不讳地指出,有人以为人天生就有这个权利、那个权利,还一起订过这个契约、那个契约,简直不可思议,荒唐可笑。

  总而言之,美国是一个在“枪杆子武装反叛、笔杆子强词夺理”的基础上制造出来的新国家。谁曾料想到,这个合法身份成疑的新国家,却“歪”打正着,成就了世界近代史上一段传奇,彻底改变了200多年来人类的生存格局。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