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战争论】吃货的战争——论军粮的重要性  

2015-03-15 11:42:01|  分类: 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食物是战争的燃料。在尚未有枪炮的时代,军队由佩带刀剑、长矛和盾牌的士兵组成,食物在行军时维持他们的生命,在战场上给予他们挥舞武器的精力。食物,包含饲料在内(曼帅注:牲口吃的【战争论】吃货的战争——论军粮的重要性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实际上同时扮演着弹药和燃料的角色。
【战争论】吃货的战争——论军粮的重要性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元帅大人的没节操插图
  饥饿比刀剑还要凶残

  在战争史上,什么武器最具毁灭性与战斗力?答案并不是刀剑、机关枪、坦克或原子弹。另一种武器攸关更多人的生死,而且决定了无数冲突的结果。它如此明显,以至于很容易被忽视:那便是食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对于食物供应的控制。自从远古时代以来,食物作为武器的力量便已得到认可。公元4世纪的罗马军事家维吉提乌斯(军事科学摘要作者)指出:“挨饿比战役更易摧毁一支军队,而饥饿比刀剑还要凶残。”他也引述一句军事格言:“任何不提供食物和其他必需品的军队,都将不战而败(元帅大人我首先想到了被困雨林的本子军队)。”

  在尚未有枪炮的时代,军队由佩带刀剑、长矛和盾牌的士兵组成,食物在行军时维持他们的生命,在战场上给予他们挥舞武器的精力。食物,包含饲料在内,实际上同时扮演着弹药和燃料的角色。因此,军事胜利的关键在于维持食物的供应。缺乏食物,或是被敌人断绝粮源,将迅速导致战败。机械化运输出现之前,持续为军队供应粮食和饲料的考虑,通常严重限制了军队能够打仗的时间和地点,以及行军速度。虽然从远古到新石器时代,战争在其他方面有极大的转变,但食物所加诸的限制仍继续存在。士兵只能背负几天的粮食,运用驮畜或车辆可让军队携带更多粮食和装备,但如此一来,便也需要携带动物的饲料或装备车辆的燃料,而军队的速度和机动性也会受到影响。

  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Philip II?of?Macedonia)就认识到这点,实施了若干改革,再由其子亚历山大(Alexander)发扬光大,组建了当年最迅速、最轻便也最敏捷的军事队伍。家人、仆从和其他追随者的人数(有时与士兵相当)被限制在最低,使军队能抛开沉重的负担,即移动缓慢的人和车。士兵也被要求自行背负大部分的装备和粮食,其余物资则由驮兽而非车辆运载。由于随行的动物较少,不需要额外寻找饲料,军队因而变得更具机动性,尤其是在行路艰难的地域。根据希腊历史学家记载,这一切赋予亚历山大的军队明显的优势,使他能够发动闪电攻击,令敌人心生恐惧。波斯总督萨蒂巴尔赞“得知亚历山大已到达附近,对于其进逼之迅速大感震惊,于是带着几名亚利安骑手逃走”。波斯山区部落的乌克西亚人(Uxians)“因为亚历山大的迅捷而大受惊骇,连肉搏战也没打就逃跑了”。奸诈的波斯贵族贝苏斯“被亚历山大的速度吓坏了”。亚历山大精通军需补给的机制——这个领域在今日被称为后勤学,这使他能发动历史上行程最长也最成功的军事行动之一,征服从希腊到喜马拉雅山的一大片土地。

  然而,在历史上,军队很少带着它们全部的粮食行军,亚历山大的军队也不例外。士兵在行军过程中,也会从周围的国家获取粮食和饲料。这种搜索粮秣的做法可能是供养军队的有效方式,但其缺点是,如果士兵停止前进,当地的资源很快就会耗尽。一开始,军队有充分的食物可自由处置,但每过一天,负责搜索的队伍就必须走得更远,才能到达食物尚未被掠夺的地方。亚历山大的经验法则(在几世纪之后仍然有效)是,军队搜索粮秣的范围,只能在距离其营地4天的行程之内,因为一头运输粮食的驮兽会在8天内吃完它负载的食物。因此,军队能够驻扎在一地的时间长短,决定于周遭国家的富庶程度,而这又决定于人口密度(较多的人口通常意味着有较多的食物可夺取),以及一年之中的时节(紧接着采收之后会有充裕的粮食,采收前则没什么可拿取)。亚历山大和其他将领在选择行军路线与攻击时机时,必须将这些因素都纳入考虑。

  食物“既可攻又可守”的战场运用

  要将大批粮食送到征战的军队中,最佳方式是通过船运。在古代战争中,这是快速搬运大量食物的唯一方式。必要时,驮兽或车辆再负责最后几公里的路程,将粮食从港口运到军队所在的内陆基地。这迫使军队必须在比较接近河流或海岸的地区作战(看看罗马和奥斯曼的版图不难发现)。当亚历山大征服地中海四周的国家时,只要其士兵事先攻占沿岸的港口,便可以依赖舰队运送物资。士兵带着几天的食物,从一个港口行进到下一个港口,可能的话即就地取材,以补充军粮。亚历山大过世几百年后,在他的军事经验基础上,罗马人将军事储运本领又提升了一个层次。他们在各地构筑道路和补给站,建立起一个遍及其领土的网络,以确保需要时能迅速搬运大量粮食。他们的补给站通过船运来补充物资,这使罗马军队很难在距离海岸或大河120公里以外的地方作战。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罗马征服了地中海周围的国家,以及其版图的北界为何都以河流来划定。拥有常在性的补给站,意味着大型军队能够快速穿越罗马领土,无须为寻找粮食或饲料而担心。罗马军队也制定了法规,以管理征战时搜寻粮秣的过程。

  在敌人的地盘里,向周遭地区强征粮食可达到两个目的:供养入侵的军队并使当地物资陷入匮乏。在这种情况下,食物就是不折不扣的武器:来袭的军队可将该地区的物资掠夺殆尽,给对手造成极大的困境。正如中国北宋时期一本军书所述:“凡兴兵征讨,深入敌地,刍粮乏阙,必须分兵抄掠,据其仓廪,夺其蓄积,以继军饷,则胜。”有时候,仅仅是要抢夺的威胁便已足够。在亚历山大征战的过程中,当地的官员通常在他进入其领土之前便投降了,并同意为他的军队提供粮食,以换取较宽容的待遇。随着亚历山大深入波斯帝国,当地的总督们也越来越乐意答应这种交换条件。

  相反地,预先移除或销毁入侵军队行经途中的所有粮秣(即所谓的“焦土”),则是一种将食物运用在防御上的方式。一个古老的实例出现于罗马与迦太基的第二次布匿战争(Punic War)中。当时,迦太基将领汉尼拔(Hannibal)连续多年派军队在意大利周围横行冲撞,借以羞辱罗马人。为了试图阻止他,罗马政府发布公告:“在汉尼拔可能率军通过的地区,所有居民都应该烧毁其房舍、销毁其农产、抛弃其田庄,以便让他没有任何粮食可依恃。”在此后的许多战争实例中,该方法十分奏效。另一项防卫策略是不让敌人取得加工食物的设备。1636年,为了延缓西班牙军队的进攻,法国将领奉命“派遣7~8个骑兵连,抢在敌军之前到达若干地方,在该区域——从己方的前线一直延伸到尽可能接近敌军的范围——带着工人捣毁所有的炉灶和磨坊”。没有炉灶和磨坊,抢夺来的谷粒就无法变成面包,而士兵将必须在一地扎营数日,才能搭起新的炉灶。

  尽管后来出现枪炮火器等新技术,但上述种种与食物有关、对于作战条件的限制,仍继续存在于人类大部分的历史。然而,随着时间过去,军队所使用的补给系统总会变得越来越精细复杂。特别是在18世纪的欧洲,战争变得越来越形式化,军队不再那么依赖征取和搜寻粮秣(他们认为那是落伍而野蛮的做法),转而将物资积存在补给站,由专门载运军需品的马车运送。依照惯例,职业军人在征战时会领取军饷,而不必负责搜索食物。结果是,军队在打仗之前就必须积聚物资,这意味着战争必须经过长时间的预先谋划。由于军队被拴系在补给站附近,闪电攻击和长途行军成为不可能之事。有位历史学家曾经将此时期的战争比喻为“乌龟的竞技”(明明是排队······21321枪654646毙454354)。

  粮食与美国独立战争

  美国独立战争(1775年~1783年)显示出,在亚历山大与汉尼拔辞世一千多年后,后勤方面的规划依旧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理论上,英军应该可以轻而易举地平定北美殖民地居民的叛乱。英国拥有当时最强大的陆军与海军力量,掌控着庞大的帝国。然而,实际上,要供养一支包含数万人、在4800公里之外作战的军队,面对着种种巨大的难题。35000名英军每天需要37吨的食物(每人一磅牛肉,加上一些青豆、面包和朗姆酒),他们的4000匹马需要额外的57吨粮草。

  首先,英军所依赖的物资是以船只从大西洋彼岸运来的,而英国指挥官预期这将只是暂时的情况。他们冀望北美的保皇派会与他们团结在一起,让英军从支持保皇派的地区取得粮秣。结果证明这是不切实际的期望,不仅因为他们需要的粮草太多,也因为征用粮食的做法使得保皇派人士与之疏远,而英军的战略必须依赖这些人支持。许多英国军人习惯了欧洲较为形式化的战争风格,不但缺乏搜寻粮秣的经验,也不屑于这么做。英军很快发现自己为求安全而被圈禁在港口附近,依赖从海上运来的粮食,无法深入内陆。他们试图扩大控制范围,这些努力使他们可以在较大的地区搜寻粮秣,但却引发殖民地居民的怨憎,后者拒绝生产粮食或发动游击式的抵抗。被派遣到英军势力范围之外去寻找粮草的搜索队,需要数百名士兵的武力掩护。一小群叛军便足以骚扰人数众多的搜寻队伍,运用伏击和狙击干掉敌人。英军在这些小冲突中损失的士兵,并不少于他们在大规模正式对战中的死亡人数。

  英军不愿冒险深入内陆——在那里,最后决定其行动成败的因素将是对于粮食的需求,而不是军事策略。他们推断,在发动大规模进攻之前,必须先储备至少6个月的粮食(最好是一年的粮食);但是,在为期8年的战争中,这个条件只达到过两次。粮食短缺也意味着英军无法在取得优势时乘胜追击,因而一再给敌人重新集结的机会。英军未能在开战头几年给予美军决定性的痛击,而当其他欧洲势力加入战争、站在美国这边之后,英国无法获胜的形势便非常明显。

  美军本身也为粮食的供应问题苦恼,但他们置身于自己熟悉的地盘,因而具有优势,能够以英军无法做到的方式,从乡间征得人力和物资。诚如美军统帅乔治·华盛顿随后评论的:“令人无法置信的是,大英帝国在这个国家里运用了8年的军事力量,竟然会遭受挫败……而阻挠他们的是人数少得多、不时处于半饥饿状态的男子——他们总是衣衫褴褛、无薪可领,经常要经历人性所能忍受的每一种苦难。”英军未能为其士卒提供充分的粮食,这虽然不是导致英国战败与美国独立的唯一原因,但却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后勤上的规划本身并不足以决定军事冲突的结果,但除非军队得到适当的供养,不然它根本无法上战场。充足的食物虽不是胜利的充分条件,却是必要条件。诚如威灵顿公爵所言:“为了达到(目标),你必须喂饱军队。”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