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晨曦的雾霭散尽,神圣的光芒降临

 
 
 

日志

 
 
关于我

因为是历史爱好者一个,所以对周围的变化显得漠不关心(所以想法略有僵硬),因为喜爱战争机械,所以时常幻想着第n次世界大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二么?)。因为信奉存在主义,所以一直坚信存在即有理(现在正纠结于高中历史书越来越像政治这一问题)。因为曾被唯心主义毒害,所以常表现为一种近乎狂热的自信(我就是真理!),其实内里是个十分谦逊随和的家伙。

网易考拉推荐

【本子】203高地战——本子车翻毛子  

2015-10-07 08:03:49|  分类: 毛国人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04年2月8日,日俄战争打响。按照日军的战略部署,攻占旅顺是整个军事行动的重中之重。日本认为,只要旅顺还在俄罗斯人手中,俄军舰队就随时威胁着日军的海上交通线,因此,必须将它夺下。5月31日,在占领大连而获得了新的补给基地后,日军加速向旅顺逼近。为了尽快攻克旅顺,日军统帅部特地调兵遣将,成立了第三军,以乃木希典出任军长,担纲主攻旅顺。这个军由第一、第十一两个师和3个炮兵联队组成,配备有攻城用的重炮。到8月中旬,日军在旅顺城下部署了6万军队和包括198门11英寸口径的攻城炮在内的各类火炮400门,完成了包围旅顺的工事和阵地的修筑。与此同时,由52艘战舰组成的日本舰队也紧紧地封锁住了旅顺的港口。在大连失守后,沙俄政府严厉警告俄军满洲军总司令库罗帕特金将军不能将旅顺丢失,因为旅顺的丢失将使俄军陷入几乎不可逆转的绝境。为了改变旅顺俄军的处境,库罗帕特金下令以一个军的兵力支援旅顺。然而,6月14日,该军在与负责阻击俄援军的日军交战中大败而归,这使得旅顺俄军陷于更加孤立的境地之中。到7月底,俄军丧失全部城外防御阵地。当时守军的力量是人员4万人、火炮646门和62挺机枪。库罗帕特金的对策是死守旅顺,等待援军前来解围。
【本子】203高地战——本子车翻毛子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假期最后一天快乐!
乃木希典指挥第三军向旅顺发起了总攻。8月16日,日军要求俄罗斯守军投降,被拒绝。8月19日,日军向203高地的进攻拉开了旅顺攻坚战的序幕。面对一轮紧接着一轮日军敢死队的进攻,俄军凭借多年修筑的防御工事,寸步不让,居高临下,顽强抵抗,致使日军攻势留下的仅是伤亡,而没有进展。 俄军的工事异常坚固(毕竟几千万卢布丢在那),日军的炮弹仅伤及表面,而无法将它摧毁。而合理的工事群体结构则使俄军的火力,特别是机枪的火力得以构成一片密集的火力网,日军难以逾越这道钢铁弹幕。为了减少伤亡,日军旋即改为夜间进攻,但仍收效甚微,伤亡数继续直线上升,连乃木希典的两个儿子都阵亡在阵地前。战斗的惨烈丝毫没有动摇乃木希典的斗志,他声称:“被包围的俄军死一个少一个,而日军要补充多少都可以。”

激战到23日晚,已乃木希典决定孤注一掷,趁夜色发动大规模强攻,并动用了他所标榜的“肉弹”战术,从正面攻击,于是,最激烈的进攻开始了。一位生还的俄军士兵在日记中描述了当时的情景:“一个由活人构成的山崩向我们滚滚而来,从谷地和沟壑中都有日本人冲出来。步枪和机枪纷纷发射,探照灯上上下下,使日本兵睁不开眼。他们前进,扑倒,跳起来又向前奔,然后再倒下去。”俄军工事前铺满了倒卧在地的受伤和阵亡的日军官兵,在枪炮声和爆炸声中,夹杂着凄惨的伤员哀号。而日军的进攻浪潮依然汹涌澎湃。日军的后继部队踏着同伴的躯体冲锋陷阵。激战持续到24 日,日军伤亡枕籍,但仅占领了前沿阵地上的两个小堡垒,203高地依然在俄军手中。在这近一周的进攻中,日军伤亡数达到第三军总兵力的1/3,而俄军的伤亡也达3500多人。在203高地前,堆满了日军的尸体和濒临死亡的官兵,这严重地影响到日军的士气。这样的局面迫使乃木希典不得不放弃对203高地的强攻,转而改为加强对旅顺的围困,等待兵力与装备补充后再作攻击。
【本子】203高地战——本子车翻毛子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俄军统帅库洛帕特金
强攻失败后,日军大本营的作战意图愈加明确:必须尽快占领旅顺。因为只要胜利地结束在旅顺战斗,第三军才能从旅顺解脱出来,进而同其他日军汇合,在辽东半岛同俄罗斯陆军主力展开角逐和决战。如果上述作战意图落空,后果无非是这样的:一、第三军继续在旅顺城下进行消耗,严重的减员将使它在俄军面前捉襟见肘;二、如果不能彻底消灭旅顺港中的俄太平洋舰队,日本就不可能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尤其是一旦俄太平洋第二舰队赶到,并同港内的舰队汇合,俄罗斯就有望夺回制海权,日本已经取得的战果势必因此而丧失殆尽。

9月19日,日军第三军开始了第二次强攻,强攻的主要目标仍是203高地。为了这次强攻,日军事先在旅顺外围构建了新的炮兵阵地,装备了一批11英寸大口径攻城炮。与第一次强攻是以步兵的潮水般冲锋开始不同,在第二次强攻中,日军注重了炮战。而俄军毫不示弱,他们将太平洋舰队主力舰上的大口径火炮拆下后安放到陆军阵地上,与日军针锋相对。日军又紧急从国内调集来28厘米口径的榴弹炮,装备第三军炮兵。另外,停泊在海上的日海军还用舰炮支援陆军的强攻。
【本子】203高地战——本子车翻毛子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元帅大人在看的,老库写的书
在203高地前沿,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采用开凿地道的办法来接近俄军阵地,然后实行爆破。这些地道的最近处只距俄军阵地不到50米。但俄军对此早有察觉,他们或开炮或抛掷炸药包以阻拦日军,同时也效仿日军,同样用开凿地道的办法来接近日军阵地,破坏日军的工事。 激战多日,双方僵持在203高地前沿阵地。日军只是占领了前沿上几个无关紧要的地段,但却又付出了6000人阵亡的代价。经过1个多月的相持,10月30日,日军再度动用重炮进行强攻,尽管炮击使俄军工事损坏严重,但俄军仍牢牢掌握着203高地。一位参战者事后写道:“这不是人与人之问的斗争,而是人与钢铁、燃烧着的石油、炸药和尸臭的斗争。” 日军两度强攻的失利,在日本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军界对近3万官兵的阵亡极其不满,他们将这归咎于乃木希典的无能。不少人要求将他撤换,任命新的将领来统帅第三军。在民间,许多人指责他那种战术是残杀士兵,要求他剖腹自杀,向国民谢罪。乃木希典的住宅也不时遭到袭击,玻璃窗和屋顶上的瓦片时常被石块砸碎。他还收到大约有2400多封质问他居心何在的信件,要求他辞职或自杀。
然而,对于日本来说更为严峻的是,10月中旬,俄太平洋第二舰队已经起航,正在驰援旅顺的路上;11月上旬,俄罗斯陆续向旅顺地区调集陆军,企图扭转俄军兵力明显弱于日军的局面。日本海军大将东乡平八郎频频向日军大本营告急:如果到11月底旅顺战况仍无明显变化,日海军对海上的封锁将会减弱。他还以个人名义致信乃木希典,要求他尽快攻克旅顺,扭转对日军愈加不利的形势。

此时此刻,为了夺取旅顺,日本孤注一掷了。11月22日,明治天皇向第三军发出敕命,鼓励将士们不惜一切代价攻占旅顺。乃木希典向全军保证,如有必要,他要亲自率领预备队冲锋陷阵。自日俄战争开战后,日本陆军陆续开赴前线,唯一留在本土的现役师团是由屯田军改编的第七师,现在,日军统帅部决定将第七师立刻派往中国东北,投入攻占旅顺的战斗。
【本子】203高地战——本子车翻毛子 - 曼帅 - 鲜血与金属之荣耀 曼帅的博客
                                  乃木希典
11月26日夜,5万日军发动了第三次强攻,主攻目标仍是203高地,充当先锋的是3000多名身上斜挎两条白色布带的敢死队。在敢死队出征前,乃木希典亲自为他们送行,鼓励他们为天皇捐躯。敢死队趁着夜色,以密集的队形,秘密接近俄军阵地,企图出奇制胜地突破俄军前沿阵地。然而,俄军早已发现了日军的动向。在敢死队接近前沿时,俄军突然打开探照灯,以凶狠的火力迎击敌人。敢死队虽然个个英勇,但已无法再向前推进,接二连三地被打倒。乃木希典又连续组织了几次进攻,但都被打退。203高地上筑有一个巨型堡垒和两个棱堡,堡垒四周布满带有利刺的铁丝网。该高地与附近山丘的空隙中也精心筑有几道工事。203高地附近的山丘上也筑有坚固的堡垒群和防御日军进攻的堑壕线。俄军凭借着有利的地形和牢固的工事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有效地阻击了日军的推进。

27日晚,日军集中全部力量进攻203高地。当时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漫山遍野的日本兵向山顶扑去,一轮紧接一轮,没有间隙,双方都已分不清冲击波的批次。山坡上,尽是倒在大炮、机枪、步枪和手榴弹的火力下的日本兵,数以万计,而更多的人则踏着尸体和伤兵不停歇地冲锋,到处都是血肉横飞,伏尸累累。乃木希典命令炮兵连续不断地炮击俄军工事,甚至不惜伤及正在接近敌人工事的日本兵。《旅顺》一书的作者巴尔特里特是这样描述此时的203高地的:“自从法军攻击波罗底诺大要塞之后,还可能不曾再看见过这样多的死尸,堆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问之内。日本人的死尸十分难看,因为他们的皮肤变成了绿色,显出一种极不自然的样子。没有一具死尸是完整的,在炮弹弹片和破碎枪刀的堆积中,到处夹着零碎的肢体和骷髅。” 经过9天的殊死血战,12月5日下午1时30分左右,日军的一个连终于登上了203高地的俄军巨型堡垒。这时,他们发现,在堡垒里,只有一个俄军还是活着的。接着,日军在203高地上的其他俄军工事里,与俄军士兵展开了白刃战,人们用刺刀、枪托、石头,甚至是牙齿和双手进行撕打(有个笑话就是在东北毛熊用刺刀教本子做人,于是回家之后的本子苦练刺刀技术;自觉刀技大成,然而本子后来在太平洋又遇到了弹幕神教美帝···)。直到5时左右,日军才占领了203高地。在这一次强攻中,又有1.1万日军官兵阵亡。乃木希典在得意之余也作诗感叹道:“愧我何颜看父老,凯歌今日几人还。”他随即将203高地改名为与203谐音的“尔灵山”,借以祭奠战死在这里的日本将士。 在占领203高地后,日军掌握了旅顺战场上的主动权。从203高地上,日军以重炮轰击港口内的俄军舰船和市区的俄军设施,俄太平洋舰队因此而不复存在。接着,日军步步为营,先是攻克了一系列俄军要塞,然后占领了越来越多的旅顺市区。1905年元旦,斯捷塞尔率领数万残兵败将,向日军投降。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